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 > 教育政策 > 融合教育/特殊教育 > 全面檢討融合教育政策

  全面檢討融合教育政策

教聯會主席黃錦良

 

 

融合教育推行至今已有二十年,一直成效未彰。當初政策推行的原意,本是希望鼓勵融合生在普通學校就讀,與同齡的學童一起接受教育。問題的關鍵,在於教育局未有提供足夠的人手及配套,令教師落實的過程中困難重重。

 

現時教師工作繁重,既要應付緊逼的課程,又要兼顧行政工作及課外活動,無暇處理融合生。

 

根據教聯會去年五月的調查發現,受訪中小學教師反映融合教育增加教師教學的困難,包括學生個別差異太大、影響日常教學進度等,加上學校招收融合生的人數及類別太多,增添教師的壓力。

 

家長配合十分重要

 

事實上,現時不少學校取錄多於五十名或以上的融合生,涉及多種類別,個別學校取錄多達九類。過去學生人口下降,不少弱勢學校為生存而取錄較多融合生。在缺乏人手及資源的情況下,令教師疲於應付,束手無策,只能見招拆招。

 

更多的壓力,相信是來自融合及非融合家長。平機會(2012)研究發現,受訪教師指部分融合生家長,因擔心子女會被負面標籤,不肯配合學校的工作。

 

另一方面,一般家長未必理解融合教育,恐怕子女學習受融合生拖累。要政策成功推行,家長的配合十分重要,當局應加強家長教育,讓非融合生家長了解共融理念。

 

專業支援人員不足

 

當然,部分教師對處理融合生的信心不足,某程度是由於缺乏相關的培訓。目前,當局為在職教師提供「三層課程」的專業培訓,以提升照顧融合生的能力。

 

但不少教師反映,培訓課程內容不夠深入,大多從理論出發,欠缺應用實踐的內容,無法應用到實際課堂。再者,受學校行政安排所限,加上課程時間不合適,每年只有少部分教師能參加培訓。即使有進修機會,特殊教育課程亦未必是首選。

 

此外,現時缺乏足夠的教育心理學家,亦影響融合教育推行的成效。在現有校本教育心理服務下,教育心理學家與學校的比例約為一比七點五。每名教育心理學家需要同時服務六至十所學校,平均每月只能到訪學校兩次。由於人手不足,教育心理學家大多只能集中於評估工作,無法深入跟進所有個案。

 

去年《施政報告》宣布,取錄大量融合生的公營學校,教育心理學家與學校的比例將逐步提升至一比四。

 

然而,由於欠缺相關人才,學生仍要長時間輪候這項服務。政府必須從增加大學相關學科的學額,並協助培訓擁有前綫教學經驗的教師,轉型為教育心理學家,從根本解決專業支援人員不足的問題。

 

設立SENCO常額職位

 

過去業界一直爭取設立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SENCO),負責統籌及推行校內的融合教育工作,讓融合生得到適切的支援。政府去年推出試驗計畫,由關愛基金撥款,為合資格學校開設特教統籌主任一職。令人失望的是,現行的計畫由關愛基金撥款,被視為扶貧政策,而且以學校收錄的融合生人數多寡而定。此舉無疑將部分有需要的學生排除在外,做法絕不合理。再者,該職位待遇有欠吸引,而且非常額職位,難以吸引具經驗的老師出任。

 

當務之急,當局必須放寬計畫的申請門檻,例如放寬經濟審查,讓更多學校能參與計畫。長遠而言,計畫應由教育局直接撥款推行,逐步將試驗計畫推展至全港學校。與此同時,當局應開設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常額職位,為其提供穩定的工作環境,以更有效統籌校內融合教育的工作,減輕前綫教師工作量和壓力。

 

融合教育的原意無疑是好,但具體的落實仍有很多不足,令前綫教師疲於奔命,怨聲載道。政府是時候作出全面的檢討,改善不足之處。對教育界而言,要融合教育落實到位,最重要的是政府必須為教師拆牆鬆綁,只有增加人手編制,改善班師比例,才能騰出空間照顧融合生。

 

此外,當局應為學校提供足夠的配套,包括提供針對各類融合生需要的教材、加強特教師資培訓等,以推行融合教育。否則,倘若資源配套不足,任何教育理念只會淪為空談,絕非香港教育之福。

 

2017年1月25日

(星島日報 F03)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