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 > 教育事件 > 鉛水風波 > 正視校園食水安全問題

  正視校園食水安全問題

中學校長 蔡若蓮
 
 
鉛水風波愈演愈烈,市民人人自危。「自危」中,涵意最複雜的例子大概是被某些媒體熱炒的上水清河村男童質問官員:「是否要等一世,才有濾水器。」的片段,男孩年幼,表達意見時比當晚的成年人更激動,語調近乎要哭出來。事緣該村一期有食水樣本驗出含鉛量超標(145個樣本中有10個超標,超標情況介乎每公升11至43微克之間)。
 
 
相比於居所的水含鉛問題,陸續有學校驗出食水含鉛量超標,是未完全被引爆的炸彈。鉛水事件紛擾的7月和8月是學校暑假,一踏入9月新學年開始,如處理不好,鉛水問題定必蔓延至中、小、幼及特殊學校。
 
 
教局卸責 令人失望
 
回顧教育局處理學校鉛水問題的手法, 一直備受質疑,予人後知後覺的觀感。當多個公共屋邨相繼驗出食水鉛量超標後,當局未有及早籌劃一旦鉛水問題蔓延至學校應如何處理;及後,有學校驗出鉛水時,局方仍然愛理不理,沒有主動拆解危機,僅向學校發放減少鉛接觸的健康建議,意圖將責任推回學校。
 
 
對於學校的鉛水問題,我們希望局方能夠安排全港學校驗水,以安師生和家長之心。令人失望的是,教育局一直採取迴避的態度,僅稱在有限資源下,政府現正優先集中處理公屋的食水問題,拒絕檢驗全港學校的食水;直至在各方壓力下,局方才宣布分批為2005年後落成的七八十間公營及直資學校加裝濾水器。不過,幼稚園及其他津貼學校則未獲資助,可見當局至今仍欠缺誠意解決問題。
 
 
在教育局消極懈怠的情況下,學校惟有嘗試自行解決。從學校的角度看,師生的健康是最重要的,因此,不少學校考慮到家長的不安,亦不希望增添前線教師處理鉛水問題的壓力,已在開學前自行驗水,並發出通告公布結果,讓家長安心;更有學校即時為校內的供水系統安裝濾水器,以降低鉛害的風險。
 
 
然而,作為本港教育的最高決策機構,教育局是否在此事上沒有責任呢?當局對學校的支援不足,任由學校獨自應付鉛水危機,實欠缺應有的承擔。世界衞生組織指出,鉛對兒童健康具有嚴重傷害,長期接觸會影響兒童大腦發育,造成智商下降、注意力不足和行為紊亂等問題。鑑於鉛對兒童健康的影響,當局絕不能無動於衷,坐視不理。
 
 
安排全港學校逐步驗水
 
筆者認為,教育局當務之急,是要從幾方面入手做事。首先,當局宜識別風險較大的學校,例如是幼稚園、小學、新落成校舍,以及鄰近食水含鉛量超標屋邨的學校,安排這些學校逐步驗水;粗略估計,現在有數百間學校設有環保飯堂,提供翻熱或煮食服務,這些學校宜盡快安排抽水化驗。簡言之,就是實際的支援應逐步到位,讓學校感到不是孤軍作戰,獨自面對校方不可能輕易解決的食水問題。
 
 
其次,是宜化危為機,主動加強食水知識的教育工作。鑑於現時有關鉛水的資訊並不全面,造成坊間不少猜測和迷思。上水清河村男童的情緒化反應,有多層次的、值得深挖的意義。
 
 
依世衞《飲用水水質準則》,飲用水中含鉛量的暫定準則值為每公升10微克。水含鉛超標值得關注,是不容否定的事實;體內的血鉛水平愈低對健康愈好,也是事實。然而,鉛是一種天然的重金屬,飲水之外,日常生活中,鉛其實無處不在,鉛可以透過進食、呼吸或皮膚表面吸收進入人體,吸收過多的鉛,固然會對人體多個器官及身體功能造成影響,可是,我們是否需要情緒化至令幼童對鉛水產生不成比例的心理陰影,值得深思。
 
 
理性面對、科學地規避鉛水的影響,需要的是教育與專業的知識。學校開學後,不難想像有家長會向學校查問水含鉛量的情況,前線教師是否有足夠的專業知識回應家長的疑問?凡此種種,教育當局理應積極面對。因為這已不是資源分配問題,而是教育的本位責任。
 
 
教育局的工作近數年備受批評,鉛水事件可以是個轉危為機的契機。很可惜,依現在的發展來看,教育局不但在實質物資角度的支援慢半拍(如驗水及安裝濾水器等),就連與其工作直接相關的訊息教育,也嫌態度不積極。
 
 
校園的鉛水問題,教育局務必在新學年制定全盤的應對方案。時間不等人,一切已迫在眉睫。
 
 
(2015年8月31日 信報財經新聞 A23)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