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社 會 > 選舉制度 > 特首提名不是普選的關鍵

  特首提名不是普選的關鍵

教聯會副主席胡少偉

 

為了落實特首可於2017年透過選舉產生,香港政府於去年底發表了《2017年行政長官及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諮詢文件》,並展開為期五個月的公眾諮詢。令人可惜的是,傳媒和公眾至今只聚焦於行政長官提名方法的討論,而沒有真正就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作出有建設性討論。筆者本身並不是一個公共行政或政治學的學者,但因曾參與教聯會向立法會提交對政制改革回應的討論,在此與各讀者分享自己對特首提名爭議的一些個人看法。

 

環顧國際,不同的政府首長有不同的提名方法。在英國,首相由下議院議員提名,哪個政黨在議會佔多數,政黨黨魁便可成為英國首相,公民在過程中並沒有提名的機會。美國總統選舉,名義上有公民提名,但在這個世紀的幾次選舉,總統候選人是經歷漫長的兩黨初選而定的。法國的總統亦需獲公職人員提名才可參選;而新加坡總統候選人更需經過總統選舉委員會批准才能成為候選人。可見,世界各地民主政府行政首長的提名並沒有統一的國際標準。

 

行政首長提名並無國際標準

 

雖然上述幾地行政首長的提名各有不同,但世上沒有人說有關國家違反了國際的民主標準。事實上,在《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5條內參政權的描述: 「人人有直接或經由自由選舉之代表參與政事之權利,包括在真正、定期之選舉中投票及被選舉。選舉權必須普及而平等,選舉應以無記名投票法行,以保證選民意志之自由表現。」這個國際公約明確提及的是選民的投票和被選權,並沒有規管行政首長的提名權;故此,說行政首長提名有國際標準是不正確的,希望香港輿論不會追隨別有用心政客去誤導公眾。

 

刻下,香港輿論有建議行政長官普選要有政黨提名或公民提名。身兼政改諮詢專責小組成員的袁國強司長早前在文章引用普通法詮釋原則,強調當法律文件只明確列舉某特定人士或機構,即代表已同時排除了其他人士或機構;也就是說,按《基本法》第45條條文,只有提名委員會擁有特首候選人的提名權。再者,現時香港既沒政黨法,又規定行政長官當選後不能與政黨聯繫,因此2017特首要政黨提名可行性不高。至於公民提名方面,因現有建議削弱了提名委員會的實質提名權,相信會被中央政府視為違反《基本法》。

 

諮詢期完結在望,令人擔憂的是公眾至今仍未就提名委員會的民主程序、委員會最終提名多少位特首候選人和屆時的普選是只有一輪或兩輪投票等關鍵環節作深入的討論;在這情況下,特區政府將不能向中央政府提交一套具港人廣泛共識的2017年普選特首的方案。故此,筆者呼籲各方真心想香港於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人,應早日回歸普選特首的法理基礎,務實地按《基本法》和人大常委議決,就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各相關環節有商有量,共同構想一個合乎香港憲政的普選特首的方案,以圓歷代港人的普選夢!

 

(2014年3月19日大公報B17)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