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社 會 > 選舉制度 > 以放棄「公提」換取擴大提委會?

  以放棄「公提」換取擴大提委會?

教聯會主席鄧飛

 

自從香港2020和大律師公會相繼否定「公民提名」、「政黨提名」等提名委員會以外的機制之後,政改討論到了今天,雖然還遠離達成社會共識,但局勢也漸趨明朗。反對派中的重量級人物,正在以放棄公民提名、政黨提名,來換取合乎其心意的提名委員會組成及提名方案。

 

廣東俗語所謂:(賣方)開天殺價,(買方)落地還錢。既然我都「捨此」來遷就你了,那你還不能「換彼」來還給我嗎?

 

「捨此」「換彼」用心不良驟耳聽上去,這種有來有往的妥協讓步和交換似乎很有道理。但是,只要細心思量,你就會發現,這種「讓步」本身並不是在承認基本法四十五條關於提名委員會憲制權力地位的前提下所採取的讓步,而是從不承認這個法定前提(基本法四十五條關於提委會是唯一具實質提名權力機構)的立場,回歸到承認這是法定前提的立場。這好比如一開頭就提出一些違法的要求,在被嚴詞駁斥之後,不得不回到守法的立場重新再提要求,卻把這種從違法到合法的回歸正軌當成是自己的妥協讓步,繼而要求對方也作出等價交換。回歸基本法正軌,是應有之義,並非妥協讓步。回歸基本法正軌,是值得讚賞的行動,卻不是拿來交換的價碼。

 

正如1982年中英開啟談判之時,英政府拋出的「《南京條約》等三個條約有效論」被中方嚴詞否定之後,不得不重新釐定談判立場和內容。中方可沒有把英方的從「三個條約有效論」回到承認這是「不平等條約」看成是可以交換價碼的讓步,繼而匆忙還價而失去原則。

 

不過,放棄公民提名、政黨提名,承認提名委員會是唯一符合基本法四十五條規定的提名特首候選人的權力機構,這只是回歸基本法正軌的第一步。還有另外一項其實基本法規定得毫不含糊、毫無歧義的內容,但反對派仍未願意回歸正軌承認之,這就是基本法四十五條所定的「提名委員會須按照民主程式提名產生若干名行政長官候選人」。其實,就算不回溯基本法制定過程中的立法原意,就算僅僅按照法律條文字眼來解釋,它的法律意涵在語文表達中仍舊是非常清晰無誤:其一,是「提名委員會」提名產生特首候選人,不是個別「提名委員」提名產生特首候選人;其二,既然是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那麼對「民主程序」的正常理解,自然是少數服從多數, 「須過半數提委投票提名產生正式候選人」就是自然不過的解讀。值得注意的是,反對派至今仍堅拒承認該條文具有上述的法律意涵。

 

玩弄「不守法」換政治利益接下來,尚有不少法律觀點有待釐清,包括:其一,如何理解2007年人大常委決定中有關「提名委員會可參照香港基本法附件一有關選舉委員會的現行規定組成」中的「可參照」的憲政法律意涵;其二,如果上述「可參照」的法律解釋是需要參照的話,那麼又引申出另一法律詮釋問題:如何理解基本法附件一中有關「具有廣泛代表性」及其與「四大界別」中每個界別提名委員人數的關係?

 

關於這兩條,有些建制派人士認為是法律問題:可參照就是須參照,廣泛代表性就是四大界別委員人數均等,這是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決議所規定的。反對派則認為這沒有那麼強的憲政法律基礎,這純粹是一個可以討論的政治問題。如此爭拗不能解決原則性問題,終究需要在特區政府呈交政改諮詢報告給人大常委之時,由人大常委作出權威性的法律解釋。

 

一言以蔽之,正確理解和遵守基本法的規定,這是政改討論的基本前提,不能在守法和不守法之間遊走以換取政治利益。

 

(2014年4月30日大公報A13)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