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特朗普的「老屈」與拜登的「老點」(鄧飛)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香港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鄧飛

 

如果說中美關係已經回不到過去那種求同存異的相對友好狀態,那麼從本質上講,拜登政府的對華態度應該與特朗普政府沒有甚麼區別;但事實上兩者區別還是很大,其中一個重要的區別在於:特朗普為了針對中國而索取他認為的國家利益和他個人的政治利益,不惜信口開河,罔顧任何專業分析報告,隨意安插種種中國的「罪名」,然後加以打擊;但拜登政府則不是這樣,在涉華關係的各種政策上,把「對抗」與「合作」的「辯證關係」說得神乎其神,令人眼花繚亂。如果用粵語俗語來作最簡單的形容,特朗普是「老屈」(即誣蔑、冤枉別人),拜登政府則是「老點」(即胡吹、忽悠)!

 

「莫須有」指控與充滿迷惑的修辭

 

「老屈」,被屈者當然非常氣惱,一肚子憋屈和憤怒,同時「老屈」中國的特朗普絕對不是止步於嘴巴口水仗,後面緊跟著的就是劈頭蓋臉的各種打擊政策:對華開打關稅貿易戰、對中國企業的出口限制和制裁、對中國外交使領館和人員的羞辱行動、對中國進出美國的各類人員的「莫須有」指控和打壓等等。這種快嘴胡吹亂罵加上快刀斬亂麻式的對華打壓策略,很容易令人來不及去思考、去反駁、去回擊,最後不僅容易陷入被動,而且反過來可能被他的快嘴所洗腦,真以為自己做了甚麼不當的事情。看看自2018年貿易戰以來,還真有一些中文評論甚至是內地的經濟評論員作「自我反省」,看看中國是不是真的如特朗普吹的那樣做了甚麼「有違國際規則」的事,特朗普的「老屈」技術一如他當年主持的電視節目「Apprenticeship」那樣,居高臨下來對對手展開語言暴力壓制,還真的能讓某些意志薄弱的人畏服其下。

 

「老點」就不是同一碼事了,拜登政府(這裡我強調的是政府,有別於特朗普的「老屈」多數是御駕親征,拜登則是透過政府團隊各級官員發言來「老點」)比較少這種咄咄逼人的吵架架勢,更多是充滿迷惑的官樣外交修辭。比方說,國務卿布林肯在3月3日的對外政策演說就最具代表性,演辭中最多媒體引用的排比句是︰

 

「中美關係在該競爭的時候競爭,能合作的時候合作,必須要對抗的時候對抗。」

 

夠令人眩目吧,但到底甚麼時候競爭,甚麼時候合作,甚麼時候對抗呢?如果這三者之間存在矛盾,那麼如何取捨呢?老練的外交官和政客當然不會明確答覆和界定!

 

近日,美國政府貿易代表戴琪在談論中美貿易協議落實情況中也表示,拜登政府並不尋求激化與中國的關係。她說:「我們的目標不是要激化與中國的貿易緊張關係。」在闡述拜登政府的對華貿易政策目標時,更發明了一個新詞:「持久的共存durable coexistence」!另外,戴琪也否認拜登政府致力於與中國「脫勾」。她表示,美國將努力在不同的基礎上與中國「重新掛勾recouple」,而不是「脫勾decouple」。拜登政府的「老點」,雖然未至於在灌迷湯,但是硬是軟,是鷹是鴿,是戰是守,不斷遊走,眼花繚亂。要麼話雖說絕,但事不做絕,例如對中國態度雖然強硬,但在氣候問題上卻屢屢派特使來華,尋求合作;要麼話沒說絕,但事卻做絕,例如戴琪發言不乏上述「軟辭」,但重點是指控中國「沒有履行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承諾」,因此不能減免之前特朗普所加的關稅,甚至考慮要進一步增加關稅。

 

於是乎,又有評論認為,中美關係在近期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緩和改善了。顯然,這種論調與上述被特朗普「老屈」洗腦之後的論調是異曲同工。說幾句「合作」、「不脫勾」的軟話,就代表關係放緩甚至改善了?如本文開首所言,如果我們相信中美關係已經回不去了,那麼現在無論是「老屈」還是「老點」,無論「合作」還是對抗,都只不過是美國政治精英們針對中國所實施的戰術策略調整而已,並不是戰略大局的整體轉變。媒體報道說華爾街大老約翰.桑頓秘密訪華,甚至去過新疆,有評論形容為新時期的「基辛格秘密之行」。筆者對此非常冷眼旁觀︰

 

基辛格是政府要員、總統愛將,桑頓與拜登政府有這層關係?

 

基辛格年代有一個蘇聯存在,是中美走近的戰略基礎,今天桑頓拿甚麼來做當年蘇聯?

 

桑頓代表華爾街資本力量,華爾街資本不想中美對抗到底,更想中美緩和,共賺商機。這本來是中美求同存異的另一個壓艙石基礎,但過去幾年這種觀點在美國學界、社會、政界被批判得體無完膚,拜登政府能完全建基在這種論點基礎上來處理對華關係和反饋到內政上的影響?

 

一言蔽之,無論拜登政府說甚麼軟文軟辭,都應該視之為「老點」--這只不過是因為力量不足(包括中美力量此消彼長和拜登民主黨政府面對政敵時的力量不足)以用全面對抗競爭來針對打擊中國,所以才在某些力量明顯薄弱又需要中方配合的領域,實施戰術忽悠,以「合作」、「再掛勾」之類軟語,換取中國在氣候問題上合作,以履行拜登的參選政綱氣候議題的落實;換取中國能繼續購買美債,以緩和聯邦赤字「高處比天高」的困境和國會反對黨的刁難;換取中國能繼續出口廉價消費品給美國,以紓緩美國的高通脹而又不必加息,諸如此類。

 

聽其言、觀其行

 

經過這麼多年與美國打交道,中國方面不會那麼容易被美國的「老屈」嚇著,也不會被「老點」騙了,因為中國有句老話:聽其言、觀其行。你用「合作」當誘餌,我便利用「合作」來爭取更大的空間和時間來發展自己。到來彼此力量真的消長到一定程度時,再相約賀蘭山下,聊以博戲!不對!到時候,可能是相約落基山下了!

 

2021年10月5日 (經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