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新型冷戰下的舊式較量(鄧飛)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香港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及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鄧飛

 

近日有一部非常火紅的BBC電視劇,叫「Vigil不眠號」,故事講述在一艘老舊不堪的英國核潛艇中發生的謀殺案,情節牽涉地緣政治等非常複雜的因素。其中有一段對話,身為非軍事人員的女主角難以理解,明明不是處於戰爭狀態,為甚麼英國核潛艇被一艘外國核潛艇暗中追著不放。潛艇船長略帶激動地回答她:「(不是處於戰爭狀態)那只是一種錯覺,我們一直都處於戰爭狀態中!」雖然只是影視作品,但藝術反映生活。無論編劇,還是觀眾,對此等故事情節有所受落,便是反映其社會大眾心理之認知與偏好,還是身為老牌帝國主義玩家的英國最為冷酷務實。
 

否認新冷戰無視現實
 

關於所謂新冷戰的論述,不外乎兩類:一是否認新冷戰,二是承認存在新冷戰,但重點在其「新」。對於第一種論述作最直接了當的反駁,就是它混淆了「實然what it is」和「應然what it should be」的區別。我們當然希望不要有冷戰,不管新還是舊,更不要有熱戰,但希望期待不等於就是現實。如果目下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針對中國做出的種種遏制打壓行動,都不算「冷戰」的話,那麼筆者就真不懂甚麼才叫做「冷戰」。這種混淆,只會造成無視現實,盲目樂觀和思想混亂,百害而無一利。
 

對於第二種論述,一般都聚焦在新冷戰到底有甚麼有別於舊冷戰的新特點,諸如中美或者中西方彼此經濟文化相互依賴交融,有別於美蘇之間的涇渭分明之類。這一方面點出了新冷戰的複雜性,提醒這些新特點為雙方或者各方博弈增加了巨大的難度,但另一方面似乎又暗示了這些新特點也可能反過來促進各方最終能夠走向共贏局面,不一定是你死我活的零和結局,例如有一種慣性思維觀點,就是中美雙方或者中西方彼此都要發展,那麼彼此現存的相互經貿依賴、金融合作和文化交流,就可以成為深化合作關係的壓艙石和共贏基礎。新型冷戰下的這些新特色,最終能否起到鑄劍為犁的作用,這不得而知,畢竟這是現在進行式:當下博弈各方行為互動的結果,影響下一回合的博弈局面,中方或者更多想強調合作,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可能更多是對「脫勾」念茲在茲。如此長期累積而成是執劍還是把犁的終極結果。
 

不過,既然新型冷戰的新特色是這麼不確定,那為甚麼不關注一下舊的固有的冷戰元素呢?簡單來講,就是中西方的軍事對抗!冷戰不戰,但不等於不作持續的較量,一如文章開頭提到的那位潛艇船長所言。這種舊式較量,卻顯然比新特色來得更加直接了當,敵我分明。同時,在每一個回合中,每一個潛在戰場內,每一個軍兵種之間,誰佔了上風,誰落了下風,雙方都是心中有數,能瞞得過看熱鬧的社會大眾,卻肯定瞞不過懂門道的雙方專家。
 

7月底,美國有軍方背景的智庫指出,中國在西部增建了上百個導彈發射井﹔
 

8月,中國軍方同時在幾個海域進行大型軍事演習。同時,英國航母和美國軍艦、戰機也相繼進入靠近中國沿海的海域。
 

9月,澳洲撕毀與法國簽訂的常規潛艇合約,改為向英美引進核動力潛艇。澳洲海岸線雖然漫長,但還犯不著要用上核動力潛艇來巡防,真正的動機肯定是替美國來對中國沿海進行長時間、長距離巡弋和加以威脅。同時,中國軍方宣布,中國空軍已經邁入了戰略空軍的門檻了,也就是說,逐步裝備和打造空軍遠程打擊敵人的能力了,不止要禦敵於國門之外,而且要擊敵於敵國之內。目前具備完整戰略空軍能力(戰略打擊、運輸和投放能力)的國家,只有美俄,中國正在後來趕上。
 

冷戰不戰,仍不乏軍事試探
 

固然不能掩耳盜鈴,假裝冷戰不存在,但也不要被新型冷戰那些所謂的新特點給蒙蔽了雙眼,冷戰始終是以「戰」為本。這種雙方近乎短兵相接式的對陣,當然不是僅僅為了耀武揚威,而是在用電子戰對抗來試探對方實力,用故布疑陣來迷惑對方判斷。雖然在溝通熱線之下,擦槍走火的機會比以前冷戰低了許多,但畢竟是氣氛緊張,欲戰不戰。這種古老的對抗遊戲,是冷戰不變的底蘊,又豈是貿易數據升降幾個百分點、股票金匯升降幾個點子可以相提並論!
 

2021年9月28日 (經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