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精準打擊極端思想(鄧飛)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香港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鄧飛

 

一如本文標題,打擊極端恐怖襲擊思想,重點在於精準。甚麼意思呢?眾所周知,近日陸續揭發各種涉嫌恐怖襲擊的案件,由「獨狼」式襲擊警察,到學校行政人員和中學生計劃組織爆炸案,再到中學生涉嫌充當支持極端行動的「金主」,可謂令人「大開眼界」,因為這些行動及其組織者的背景,都是超出大眾想象的。為甚麼一個沒有任何政團和社運組織背景的中年人士,會忽如其來採取先襲警、後自盡的極端行動?為甚麼有大學中學背景的教職員組織爆炸行動?為甚麼有中學生參與這些行動、資助這些行動?這都不是甚麼資深社運搞手,不是甚麼資深從政人士,照理也沒有甚麼海外政治聯繫(至上目前公開資料顯示沒有),更加不是甚麼具專業程度暴力手段的悍匪、職業殺手或國際僱佣兵,就是普通市民而已,何以變成如此兇悍的涉嫌恐怖分子?到底他們在過往人生之中,經歷過甚麼思想洗禮(或者洗腦)?從甚麼渠道途徑而吸收過甚麼具極端傾向、恐怖主義傾向的訊息?與甚麼人或者組織團體有過來往,從而受其「啟發」和影響,更重要的是,他們是如何跨過從極端思想到極端行動這個心理關口的!

 

要知道單純是極端思想,雖然也可以非常恐怖,但要真的把極端思想落實成具體行動,這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人的思維可以是無限放飛、天馬行空的,從烏托邦天堂理想狀態,想象到地獄式陰暗邪惡境地,想怎麼想就怎麼想,畢竟只是想想而已。但要把這些極端想法訴諸行動,特別是要對一個陌生人採取致死的襲擊行動時,特別是要對一個你生在此、長在此的城市之公眾設施採取爆炸破壞行動時,這可比只是腦海想象要困難得多!何況組織行動的人本身也只不過是普通人,並不是收過專業武力和軍事訓練的人(至少目前公開報道顯示如此),不光是恐怖襲擊行動的技術和戰術問題(前者例如刺殺身體的哪個部位,後者例如選擇爆破的地點和爆炸用品的布置等),更重要的是所謂的「恐怖襲擊所需具備的心理素質」﹕也就是你是不是真的在心理上承受得了對一個或一群陌生人採取致命的擊殺行動!

  

到底這些施襲者有過甚麼樣的人生經歷?有過甚麼樣的從平凡人到施襲者的「心路歷程」?這些是需要非常專業的犯罪心理學個案研究,對他們進行深入的調查研究,從而總結出個中規律,形成符合香港處境的恐怖主義犯罪心理學,而不是僅僅靠一般理論的犯罪心理學學理,這才能對預防和杜絕這種恐怖主義襲擊極端思想的蔓延和毒害社會產生對症下藥的治理效果。單純靠一般意義的犯罪心理學,單純靠一般意義的法治教育、安全教育,是不足精準治理這種極端思想和極端行為之痼疾的。

  

為了對付這種「獨狼」恐怖主義,美國聯邦調查局在2009年成立了一個二十五人小組,專門研究這種恐怖襲擊殺手的人格和生活共性,從而對症下藥地進行預防和治理。美國國土安全部更發起一項名為「If you see something,say something」的社區防治「獨狼」恐怖主義計劃,也是精準防治手段之一。聯合國毒品及犯罪問題辦公室更開發出幾套適合大學、中學和小學程度的反恐怖主義課程樣板,可供各國教育部門參考使用。一言蔽之,對付恐怖主義思想之傳播,一如對付恐怖主義行動之實施,都是需要對症下藥的精準治理。

 

2021年7月13日 (經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