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外宣成效並不取決於外交官個人風格(鄧飛)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香港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鄧飛

 

近日,褒貶兩極的內地學者張維為被請入中共中央政治局,為最高領導人講課,課題是關於如何造好國際傳播,說好中國故事。通俗來講,就是如何造好中國的對外宣傳工作。這引起了海內外評論者廣泛的注意,一來本身不屑張維為的人固然非常不屑這次邀請,二來對這次高層學習所作的解讀,很多評論者認為之前的戰狼外交要告一段落,外交官們要重新放軟身段,說好中國故事。

 

筆者實在難以苟同這些評論。首先,對張的為人之褒貶,可以見仁見智,但關鍵一點是,這次的講課內容是保密而沒有公開的,任何媒體都沒有報道張在講課時到底講了甚麼,沒有報道他到底向高層作了甚麼關於外宣方面的建言,那如何可以僅僅依據張過往的言論著作,就能對這次的講課作出客觀的評論?這也太武斷了吧。

 

更為重要的是,中國的外交官不管是秉持戰狼外交風格,還是放軟身段,這些都不是根本之處。一言蔽之,中國對外交處境的應對,從來不是單靠外交官或者領導人的個人魅力、風格所能決定的,而是由整個世界地緣大局所決定,外交官和領導人的魅力風格,僅僅是順應這個大局來把國家利益極大化而已。說得具體一點,很多人懷念周恩來、陳毅時代的外交風格,周、陳二人固然魅力非凡,能夠在發展中國家甚至西方國家產生較大的感染力和影響力,甚至連職業外交官如伍修權、廖承志等人,也是能在西方國家、日本和聯合國大會上展現大國應有之風範。另外,鄧小平的個人獨特魅力也在80年代訪日、訪美過程中展現。89年之後提出的韜光養晦之略,更加成為許多人戰略懷舊意識之寄情所在!

 

筆者認同以前領導人和外交官們的魅力和貢獻。不過,筆者從不認同單靠個人風格就能扭轉世界地緣大局的力量平衡和結構。在改革開放之前,儘管中國實力非常薄弱,內部更頻繁出現各種政治運動,但在國際上仍舊是以美蘇兩大陣營爭雄為壓倒性的大局,外加逐步復興的歐洲、不結盟運動各國,以及從反殖解放運動中獨立出來的發展中國家。中國能在美蘇之間騰挪捭闔的空間非常大﹗中國能在不結盟運動各國和發展中國家陣營裡贏得朋友甚至盟友的空間也很大﹗同理,在改革開放之後,80年代蘇聯仍在,這個左右逢源,聯美制蘇的背景仍在。90年代後,中國經濟實力雖然起飛,但仍未足以對美國構成任何實質性壓力和威脅,仍然可以通過韜晦戰略使得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包容」中國的發展,尤其是成功游說克林頓總統這類對華接觸派,使其支持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為中國的進一步發展大開方便之門。這才是決定性之大局大勢,所謂外交官的個人風格,借用古人說法,只是如珠走盤--如同在盤子上遊走的珠子,盤子就是大局,珠子就是個人策略選擇和風格,珠子遊動得再怎麼漂亮,也難以突破這個盤子的約束。

 

今天的大勢,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包括日本)陣營,非要以意識形態掛帥,把中國模式和體制視之為與西方體制格格不入、甚至敵對威脅的對象。即使是中國再怎麼強調經濟合作共贏這個幾十年被視為中西關係壓艙石的砝碼,美西各國也沒有了以往那種務實態度,更多擺出一副勢不兩立的姿態。即使主事的政府官員和政客知道在疫情復甦經濟下,應該追求共贏,更沒有理由在中美較量之間選邊站,但在西方媒體、網路和民粹狂潮之下,反華成了某種政治正確,這些官員政客也未必能夠堅持到底,看看匈牙利官方和民間對華態度的截然二分,便是一例。

 

在如此世界大局之下,今天的中國外宣,說好中國故事、中國道路、中國模式,比以往任何時候都來得重要千百倍,這既不是外交官個人風格從所謂戰狼改變為放軟身段,也不是靠上述戰略懷舊情意結就能解決。實事求是研究大勢,思考如何從這個大勢中有所破局,比糾結甚麼軟硬風格來得更為根本。

 

2021年6月7日 (經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