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西方不敢直視的黑歷史(穆家駿)

中學教師、教聯會副主席、港區全國青聯委員穆家駿

 

前幾天加拿大一原住民組織公布了一則駭人聽聞的發現,在一所印第安人寄宿學校的舊址發現了兩百多具兒童遺骸。事件的曝光,不但將西方世界不忍直視的黑歷史公諸於世,更暴露了西方所謂的人權自由在歷史的長河中來看也不過是捏造出來的空話而已。

 

十七世紀初,搭載着一百多人的「五月花號」來到美洲大陸,當時因為飢寒交迫和水土不服的情況下,本來浩浩蕩蕩的盎格魯撒克遜人經過一個寒冬之後只剩下五十來人。幸好得到了原住民印第安人給這些新移民提供援助,教他們種植玉米和南瓜等適應美洲氣候的作物,才使這些移民適應當地。但是後來發生的事情估計很多讀者都未必有深入了解。

 

歐洲殖民者對於這些原住民不僅僅是從武力上掠奪他們所擁有的土地,屠殺原住民更是殖民政府允許甚至鼓勵的行為。1720年,美國人每剝一張印第安人的頭蓋皮就可以獲得高達100鎊的賞金,令北美洲印第安人最後的下場不是被屠殺就是被迫進入種族分割的印第安保留地。

 

要數到西方殖民主義者最可怕的地方是,他們還有相應的理論將這些殘忍的行徑合理化。比如英國被譽為「國際法之父」的貞提利提出「憎恨空地的自然法則」,認為印第安人把自己擁有的土地閒置、不充分利用是違反自然法的,英國殖民者就可以佔有這些土地。印第安人如果作出抵抗,英殖民者就可以發動「正義戰爭」。

 

在這些歪理謬論之下,盎格魯撒克遜人更對印第安人進行文化種族滅絕行動。今次發現骸骨的「寄宿學校」就是十九世紀二十年代開始直至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為止,通過所謂的義務「教育」,強迫原住民兒童從六、七歲離開父母去學習英文、接受基督教和西方「文明」的生活方式。

 

這些印第安兒童整個童年、青少年時期都必須在這樣的寄宿學校度過,當中被毆打、虐待的事情比比皆是。所以今次所發現的事件,筆者相信只要讀者了解這一段西方殖民美洲的黑歷史,肯定明白這兩百多具遺骸只是冰山一角。

 

這些發生在美洲大陸血淋淋的歷史距離我們今天並不遠,因為文化種族的滅絕在殖民統治中屢見不鮮。港英政府統治的時代也在教育中刻意淡化中國近代史和國民身份認同的內容,而這群港英時代培養出來的、缺乏國民身份認同的教育工作者又在繼續教育下一代時,使殖民化的教育得以延續。這就是為什麼香港回歸了二十多年,現在我們還要強調重建國民身份認同感的原因。

 

「一個忘掉歷史的民族,是沒有未來的。」想要消滅一個民族,實施殖民化教育是一個根本的途徑。鑒古知今,今天我們要銘記歷史,在落實國安教育框架的過程中,建立自身的文化自信。

 

2021年6月1日 (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