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不問黃藍是非 不與黒暴割席 香港可再出發?(胡少偉)

教聯會副主席胡少偉

 

胡少偉:「不問黃藍是非!不與黒暴割席!當前不知有多少黃絲在伺機支持黑暴再來「攬炒」香港?國際濟公文化協會創辦人林東教我多次:「好了疤,不要就忘了痛!」大家要吸收教訓痛改前非。假若大多數黃絲今天仍不肯與當時黒暴割席的話,香港再出發是不能穩步前行的 !」

 

有選舉的社會,選民不知不覺間會分成二派,過去香港是以建制和泛民作分別的,自前年所謂反修例事件後,港人大都接受了「黃藍」之分。不知何故,一直以來多數香港媒體均有愛「黃」厭「藍」的取態,在經年累月鋪天蓋地的文宣中,黃絲被美化為支持民主、嚮往自由、追求公義、勇敢無畏的「英雄」。曽受黃絲視為偶像的公民黨郭榮鏗,藉「守護公義」之名,迫使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停擺了七個月,導致14項法案及80多項附屬法例未能獲得跟進,卻沒有黃絲抨擊其損人害己徒勞無功的,期間泛民的「和理非」也一直失語。為什麼會如此?令人感到可怕的是,按2019年第六屆區議會選舉結果,泛民和建制得票比例是58:42,香港原來有近六成黃絲選民,究竟他們今天是怎看泛民領袖的呢?

 

回歸廿多年來,泛民以争取民主而獲大部份選民支持;但不知為何,泛民領袖近年却較熱衷於衝擊特區憲政,妄圖促使香港不受中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所限。其中標誌例子可追溯至2009年的「公投」運動;五名泛民議員於2010年1月遞辭職信,並以「五區公投、全民起義」為口號,將立會補選作為「變相公投」,走上衝擊一國兩制憲政之路。泛民另一衝擊特區憲政的例子是2014年佔中事件,泛民仿照顏色革命的套路在2014年9月發起「佔領行動」,歷時79天的違法佔領對香港造成破壞;曾高調說以愛與和平的行動,卻成為不守法的肆意霸佔道路,期間有130名警務人員受傷。連佔中九子在內百多人因違法而需承擔法律後果,被定罪的罪行包括非法集結、縱火、襲警、普通襲擊、串謀與煽惑公眾妨擾等;暴力的潘多拉盒子被佔中事件打開了,香港幾十年和平示威的金漆招牌也被打破了! 因2019黑暴違法及涉嫌干犯《港區國安法》,十多廿名曾提倡「香港獨立」或「民主自決」的泛民之徒,為逃避法律責任而潛逃海外繼續唱衰香港。當下,香港有多少黃絲仍相信這批前政治領袖?若六成黃絲甘於不醒的話,香港怎可再出發呢?

 

2019年7月1日晚激進示威者以「捍衛法治」為名,衝擊負責制定香港法律的立法會,並以鐵枝撬開捲閘強行進入大樓,大肆破壞各項設備,令大樓要耗資半億元維修;也為其後黑暴開了個壞透的激烈衝擊先例。始後,持續不斷地「裝修」藍店和中資店舖,又接連不斷地出現「私了」藍絲、發起圍堵警署、隨街「魔法」縱火、阻礙地鐵逼全車人罷工罷課,甚至在衝突中拋磚導致七旬清潔工頭部受創死亡,均是超越不少港人道德底線的不公不義。當時高喊「沒有暴徒,只有暴政」,表明要「攬炒」香港的一批人,他們有覺今是而昨非嗎?試問有多少黃絲今天覺得當時支持黑暴是錯的呢?

 

前年黑暴風行的其一標誌事件是「黑警」傷爆眼女。2019年8月11日一名女子在彌敦道近尖沙嘴警署被擊中右眼,她血流披面的照片成為全港報章及電子媒體的新聞,甚至登上《紐約時報》頭版。事件亦成為針對「警暴」為號召的反修例運動最強有力「武器」。翌日示威者在香港國際機場發起警察還眼集會,以爆眼女為題材的漫畫及宣傳品充斥網絡,成為黑暴最大的助燃劑。令人莫明的是,爆眼女事件後的21個月才有香港報章報導稱,事主當時僅在伊利沙伯醫院留醫約一周便出院,其眼部傷勢並不嚴重。但是醫管局卻一直坐視謠言擴散,並辯稱未得到病人同意:不會向公眾或傳媒披露個別病人的具體臨床情況。相關的醫護看來専業地維護了一個病人的私隱,卻對爆眼女事件引起的警民對持和大量黑暴行徑卻無動於衷!這有盡一個公民之責嗎?事件中多方持份者均不肯向公眾說出真相,讓謊言氾濫社會任由香港被黑暴肆虐,唔通他們當時都想香港「攬炒」?

 

不問黃藍是非!不與黒暴割席!當前不知有多少黃絲在伺機支持黑暴再來「攬炒」香港?國際濟公文化協會創辦人林東教我多次:「好了疤,不要就忘了痛!」大家要吸收教訓痛改前非。假若大多數黃絲今天仍不肯與當時黒暴割席的話,香港再出發是不能穩步前行的 !

 

2021年5月26日 (幫港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