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完善特區選舉制度 解決香港三大難題(胡少偉)

教聯會副主席胡少偉

 

「黃營」軍師戴耀廷於2020年4月28日在《蘋果日報》撰文提出「真攬炒十步」,揚言要透過選舉制度,主導立法會並將兩度否決財政預算案,逼特首辭職及特區政府停擺,從而令全國人大常委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發動「三罷」令香港陷入停頓,意圖促使西方對國家實行政治及經濟制裁。可見,香港特區現行的選舉制度有明顯缺失,能讓反中亂港分子操弄特區政府的管治權,並拖累國家經濟及全國人民。在這情境下,中央政府不得不按照香港實際情況,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

 

「泛民」截斷原有政改路

 

全國人大於2021年3月11日通過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並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修改基本法附件一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和附件二香港特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中央今次只修訂基本法兩個附件,並沒有修改1990年通過基本法的第45條和第68條,也就是說香港政制的發展目標並沒有改變:特區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應根據香港特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行政長官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立法會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

 

回顧香港特區的三次政改方案的歷史,2005年政改法案獲過半數港人的民意支持,亦獲超過半數立法會議員的贊成,但因受到「泛民」議員的反對,該法案因未獲三分之二立法會議員通過而告吹。而為使2017年落實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特區政府於2015年4月發表《行政長官普選辦法公眾諮詢報告及方案》。可惜的是,激進「泛民」發動非法「佔中」,以佔領香港經濟心臟地帶去脅迫中央和特區政府,無視當時的行政長官普選辦法方案已擴大市民的參與空間,並不珍惜2007年全國人大常委會為香港民主發展訂下的時間表和路線圖,以此折騰香港社會安定之局。基於原有香港政改的路徑已無法通行,中央只能根據憲法提出這個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的新方法。

 

人大常委會於3月30日全票通過新修訂的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就這個新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筆者認為中央目的是為香港社會解決三大難題。

 

香港政制首個難題是要保證只有愛國者才可參與治港。為了取悅激進選民及向香港特區政府挑機,多名2016年勝出選舉的候任立會議員,無視法例對所有公職人員就任宣誓的要求,引發宣誓風波,衝擊特區憲政紅線。及後,大部分「泛民」議員更於2019年或明或暗縱容黑暴「攬炒」亂港,一再反映他們達不到鄧小平當年提出的愛國者標準:「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

 

人大常委會今次修訂的第五點明確提出設立香港特區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該委員會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審查意見書作出的立法會議員候選人資格確認的決定,以保障各參選者均符合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定要求和條件。

 

其次,上世紀八十年代制定基本法討論政制時,那時香港並沒有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的代表界,時移世易,香港社會發展與國家發展越來越密切。全國人大早前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國家以新發展理念,在新發展階段,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發展的新格局。在新時代中,香港政界實需引入全國團體香港代表,以促進香港更好地利用國家發展的獨特優勢和相關政策。

 

均衡參與確保香港繁榮穩定

 

正如國家「十四五」規劃提到支持香港鞏固提升競爭優勢,除了在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等較傳統的範疇外,還包括第一次提到香港作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國際航空樞紐。同時,深港河套的科技創新合作區也首次被納入粵港澳重大合作平台建設,與大灣區內的前海、橫琴和南沙並肩。

 

而是次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勢將消除一部分港人對國家政策和內地社會的無知,為香港民心回歸作出應有的貢獻。

 

最後,中央在港實行「一國兩制」,香港特區將繼續以資本主義制度運行,在資本主義中的民主制度,既要充分發揮資本家的能量,也要令社會內各階層和各行業人士有參與感。早於2004年4月人大常委會作出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2007年行政長官和2008年立法會產生辦法有關問題的決定,已提出了均衡參與及行政主導的原則:有關香港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任何改變,都應遵循與香港社會、經濟、政治的發展相協調,有利於社會各階層、各界別、各方面的均衡參與,有利於行政主導體制的有效運行,有利於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等原則。

 

因為反中亂港議員長期在議會的搗亂,使香港很多社會問題長期未有得到解決或改善。為了有效促進行政和立法的互動,擴大至1500人的選委會將同時負責選舉特首候任人、立法會部分議員,以及提名特首候選人、立法會議員候選人等事宜。這使出任選委的各階層和各界別代表訴求得到行政和立法的重視,這將有利香港社會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  

 

2021年4月28日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