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改革教師操守議會來得及時和必要 (丁江浩)

民建聯培訓委員會副主席 教聯會理事丁江浩

 

近日,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接受報章專訪時表示,為回應社會的關注,教育局將審慎研究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未來發展,並會在今年內向公眾交代情況。相信香港廣大市民與前線教育工作者,均歡迎教育局主動提出檢討教師操守議會角色。這是正面回應社會大眾對議會必須改革的訴求,也是重新建立操守議會公信力的最佳時機。

 

成立於1994年、至今已有28年歷史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是教育局屬下的一個專業諮詢機構。據公開文件顯示,議會主要有三個功能:一是向政府建議有關提高教育專業人員操守的意見;二是擬訂一套應用準則,以界定教育工作者應有的操守,並通過諮詢,使這套準則得到各個教育界別廣泛接受;三是接收有關違反教師專業操守的投訴,向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提供意見。

 

可以說教師操守議會既是教師專業守則的制定者,亦是教師行為操守的監督者。這雙重角色可見議會對提升教師專業操守有重要作用及地位。可惜的是,教師操守議會近年來因為種種原因,未能發揮其應有的作用。自2019年修例風波以來,教育局收到數以百計關於教師涉嫌違反專業操守的投訴。在成立的個案中,局方已按《教育條例》取消4名教師的註冊資格,向50名教師發出譴責信、向52名教師發出書面警告。

 

2019年以來,該議會收到與失德教師有關的投訴僅6宗,反映社會大眾對議會失去信任,亦顯示出議會在處理教師違反專業操守的手法無法得到社會各界的認同。不少教育界人士均提出,如果議會不作為,那這個議會還有什麼存在價值呢?

 

特區政府多年來投入大量資源在該議會中,但議會在處理有關違反教師專業操守投訴卻發揮不了應有的角色,教育局必須檢討相關功能。正如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所言,教育局在教育工作的角色不只是提供資源,更是政策的制訂者、推行者及監管者。

 

成立多年的教師操守議會,最重要的角色當然就是處理有關違反教師專業操守的投訴。議會一旦失去原本設立目的,就應該回應社會大眾要求改革的呼聲。筆者相信教育局提出改革教師操守議會的舉措來得及時和必要,這亦是體現特區政府從此走向良政善治的一個重要徵兆。

 

2022年1月14日 (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