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公民科糾偏「通識」 始於對教材的完善(鄧飛)

教聯會副主席鄧飛

 

九月一日新學年開課了,最引人注目的,反倒不是疫苗接種問題,疫情畢竟不會是長期現象。最值得關注的,是取代原有通識教育科的公民與社會發展科終於閃亮登場,從這一屆中四學生開始修讀了。不要低估了一門學科的意義,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說得誇張一點,這門公民與社會發展科不僅承擔着糾正過往通識教育科弊端之功能,更是承擔着對香港青少年國民教育、法治教育和國家安全教育的重要職能,對於培養學生國民身份認同,培養正面價值教育,有着其他學科不可比擬的作用。

 

取代虛而不實的課程綱要

 

首先是對於過往通識教育科的錯誤糾偏。這門學科設定在高中階段推行,剛好是青少年人價值觀形成的重要階段,甚至是最為容易出現青春期叛逆行為的階段,如果價值教育嚴重缺位,甚至以錯誤的價值觀灌輸學生,那麼必然是引導變成誤導,教育變成教壞。通識教育科恰恰在於:虛而不實的課程綱要,使得老師必須以巨大的備課工作來填補沒有具體內容的課程,美其名曰「教師專業自主下的校本教材」,實際上在備課時間有限、老師本科知識有限的情況下,校本教材不僅掛一漏萬,斷章取義,無論是香港問題還是國情教育,都是支離破碎,難以做到全面而專業,這是源於有心無力的缺失。

 

當單靠教師自編教材實際上難以應付教學之時,坊間各種編定教材便應運而生,無論是假借出版社課本之名,還是以政治性團體自編教材之名。在完全缺乏權威審定的情況下,諸如「違法達義」、「公民抗命」等奇談怪論和政治文宣口號,便堂而皇之地進入課堂之內,成為教學內容,甚至考試內容。一言蔽之,虛而不實的課程綱要直接導致了教材與教學內容的支離破碎和斷章取義,更為別有用心想深入學界進行政治洗腦與組織動員的人,直接提供了登堂入室的機會!

 

因此,筆者所理解的這次公民與社會發展科課程改革,其中一個被不少媒體和業界人士忽略了的特色,就是力求對每一個課題都做到全面、具體而客觀。這是糾正通識科上述錯誤偏差的一個非常根本的措施。例如,以前通識科也提到要教基本法,但由於課綱虛而不實,造成所謂的基本法教育變成主觀隨意,當下有什麼熱門新聞提到了某條基本法條文,或者老師個人偏好教哪部分內容,那麼所謂的基本法教學就變成只教與這條新聞有關的內容,或者老師個人偏好的內容。

 

新課綱扎實專業客觀

 

但在公民與社會發展科綱要之下,就明確規定,基本法教學必須從香港問題的歷史背景、中英談判、基本法諮詢與草擬開始講授,同時要講清楚憲法之下基本法如何落實「一國兩制」,最後要說明基本法與維持特區國家安全的關係等等。無論從時間的縱向關係,還是從主題的橫向關係,都盡力做到全面而客觀。

 

同時,在教材選用上,教育局陸續提供了比較豐富的教學簡報和學生習作材料,從具體教材上落實公民與社會發展科課綱,這就進一步兼顧了高中學生水平所能理解的程度,這才稱得上是專業,豈是通識科可比!

 

2021年9月7日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