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防範破壞國安 學校責無旁貸(黃均瑜)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教聯會會長黃均瑜

 

香港國安法實施一年,已有107人被捕,首宗案件開始在法庭審理。與此同時,教育局已就學校推行國安教育發出指引,也陸續公布多個科目的課程框架,包括小學常識科、中國語文科、中學地理科、中史科、歷史科、初中科學科、生活與社會科等科目。

 

長久以來,香港國情教育模糊之處,在於把國家虛擬化、抽象化,因此,造成部分人的「愛國」,只限於喜愛中國的歷史文化、錦繡河山、美酒佳餚;「中國」這個概念,只停留在文化上的中國、地理上的中國,甚至「舌尖上的中國」而已;而香港國安法之推出,「中國」直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加上《國旗法》、《國歌法》的實施,令國家的概念和形象具體起來,對學校推動國情教育發揮正面影響。

 

香港國安法共有6章66條約一萬字,在第一章中的第九條和第十條就特別點名指出了學校和社團的責任:「第九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應當加強維護國家安全和防範恐怖活動的工作。對學校、社會團體、媒體、網絡等涉及國家安全的事宜,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應當採取必要措施,加強宣傳、指導、監督和管理。」「第十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應當通過學校、社會團體、媒體、網絡等開展國家安全教育,提高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的國家安全意識和守法意識。」

 

在修例風波期間,由於缺乏明確的法理依據,故此,學生叫口號、唱歌、組織人鏈以宣示「港獨」及「香港自決」等訊息,以至校外人士在校內校外組織、策動相關活動,都被冠以年輕人有表達意見的自由,學校沒有法理基礎去禁止這些活動,故多以勸喻為主,如勸喻無效,唯有等學生自行散去。如果同樣情境發生在今天,根據香港國安法,如果學校沒有阻止或無法制止上述活動的出現,學校管理層雖不至於犯上刑法,但肯定需要負上因第九條和第十條而引致的行政責任。同樣,修例風波中的重災區——大學,如果大學管理層依然放手不管,任由校園淪為「兵工廠」,淪為生產汽油彈的基地,大學校長也肯定需要為此行政問責。

 

香港國安法只針對極少數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分子的說法是針對刑法而言。學校和社團如沒有及時防範違反國安法的活動,雖然不會觸犯刑法,但肯定需要行政問責。

 

香港國安法實施後,有教育社團整天在「賊喊捉賊」,在教師中製造「白色恐怖」,散播「紅線處處」的恐慌,危言聳聽。其實香港國安法第二條已清楚列明紅線所在:「第二條︰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地位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條和第十二條規定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根本性條款。香港特別行政區任何機構、組織和個人行使權利和自由,不得違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條和第十二條的規定」。亦即是說,各界包括學界、演藝界、傳媒等,皆不能假學術自由、言論自由、多角度思考之名,觸碰基本法第一條及第十二條,違者將會按情況問責問罪。擔心觸碰「紅線」就必須去了解基本法第一條和第十二條。

 

警方國家安全處日前搗破一個激進「港獨」組織「光城者」,涉嫌製造炸彈策劃恐怖襲擊。警方目前已拘捕14人,當中包括中學生以及中學和大學職員。說到底,維護國家安全是每一個香港人的義務,學校站在防範的最前線,無論是大中小幼的管理層,皆責無旁貸。

 

2021年7月13日 (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