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精準對付恐襲思想的傳播(鄧飛)

教聯會副主席鄧飛

 

七月一日發生襲擊警察事件,震動全城。執法部門行動高效,迅速遏制了另一宗未遂恐襲,拘捕了包括大中學教職員和中學生在內的涉嫌犯罪人員,值得讚許。當然,這些帶恐怖主義性質的行動和思想傳播,的確讓市民倍感憂慮。一來,這種所謂「孤狼式」恐襲,比有組織的恐襲更難預測和防範,事前可以毫無徵兆;二來事後居然有人到現場或者網上「悼念」施襲者,換言之,這種恐襲思想不乏粉絲支持,大有長期存在和蔓延的可能性。

 

本文標題所提的「精準對付」,意思是要精確有效地阻止和治理這種恐襲思想的生根與蔓延,而不能只是泛泛地提出加強國家安全教育、法治教育和愛國教育。筆者不是說這些重大教育工作項目不重要,而是說不能僅僅依靠這種大範圍進行的教育。正如急病則先治其標,緩病則可治其本。這種大範圍教育屬於固本培元式的治理,長期才能見效。但既然這種「孤狼式」和有組織的恐襲已經出現,就是一個危險信號,就是一個急的病徵,就必須要用更具針對性的標靶治療,包括校園教育和社會教育。

 

首先,特區政府相關部門應該成立專業的研究團隊,針對組織和參與恐襲的犯罪人員進行犯罪心理學的個案研究。深入了解認識這些犯罪者的人生經歷、教育背景、生活習慣、社交圈子等等,以掌握其恐怖主義思想從沒有到萌發、從恐怖主義思想到行動的整個心路歷程,從中爬梳出恐襲犯罪心理學規律,總結客觀經驗,對於反恐執法當然有參考價值,而對於校園和社會的反恐預防式教育,同樣具備重大參考價值!一如應對青少年自殺問題,無論是預防和及早發現青少年自殺,還是對青少年進行生命教育和抗逆教育,都是需要青少年心理學等相關專業學科的學理來支撐,而這些學理很大程度上就是來自對過往自殺個案的專業研究和總結。既然社會上已經對恐襲思想蔓延和行動隱患有所憂慮,那麼就有必要進行更具針對性的反恐教育,而這必須有賴於對已經出現的本地恐襲個案進行專業的研究,而不能單靠一般犯罪心理學理論,更需要符合本地社會民情獨特性的學理總結與指導。

 

採取針對性反恐教育

 

接着,在有了上述基礎研究之後,教育部門可以和執法部門合作,根據符合本地特性的恐襲犯罪學研究發現,編製更具專業性和針對性的教育指引和學生發展及輔導指引。在推動落實國安教育和法治教育的同時,及早地發現恐怖主義和極端思想的萌芽與傳播,更有效地防止這些有害觀點毒害我們的青少年,更好地教育學生、保護學生。

 

另外,校園之外的社會教育,同樣也是依循這個思路,把恐怖主義思想萌發之根源、傳播之路徑、行動之爆發,如實告訴社會市民大眾,從而提高整體社會的警惕性和反恐意識。

 

當代中國體制其中一個優越性就是在於精準治理,扶貧如是,抗疫如是。為什麼香港就不能學習這種治理思路?反恐執法,固然講究精準;反恐教育,一樣應該如此。

 

2021年7月9日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