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香港教育面臨的是機會,而非危機(鄧飛)

香港教聯會副主席、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

 

近日,香港社會風傳所謂“退學潮”。如個別媒體報導,在特區教育部門落實了通識教育科課程改革之後,以及即將推行國家安全教育之際,香港部分中小學出現學生退學現象,說什麼要脫離“洗腦教育”云云,然後有家長帶著退學的孩子,拿著BNO舉家遷到英國。

 

誠然,選擇在何處就學,純粹是個人選擇,本也無可厚非。不過,如果選擇並非出於理智與冷靜,而是想當然地以為香港存在所謂的“洗腦教育”,又想當然地以為外國尤其英國的基礎教育水準必然高於香港,那麼最終承受代價的將是孩子。關於所謂的“退學潮”,目前並無確切的資料,更多只是坊間風傳,以及一些媒體採訪寫成的“新聞故事”。不過,姑且當這個風潮如BNO移民那樣存在,我們也不必過於憂慮。

 

香港教育是不是存在洗腦?之前有的,推行超過十年的高中通識教育科,不少教材中的不當舉例﹑考試中的政治化題目﹑家長和學生反映投訴的偏頗教學例子等等,已經足以說明反對派一直處心積慮地利用這門高中必修必考科目,對香港的青少年學子進行持續不斷的政治洗腦,以至於連“違法達義”之類的歪論都可以堂而皇之進入課堂,變成學生必須學習的內容。

 

這種被反對派歪論主導的政治化高中通識教育,如同水往低處流一般,向初中和小學輻射,演化出居然有小學為違法“港獨”社團作政綱宣傳,還有小學老師居然把鴉片戰爭的成因教成“英國為了幫助中國人戒煙而發動戰爭”等等。這類行為有違一國兩制原則和國家統一完整這樣最基本的政治倫理,這些教學內容完全是荒誕無稽的。

 

然而,為什麼反對派媒體和部分家長卻無視這種洗腦教育數十年。如果無視這種洗腦,卻硬要把教育部門的撥亂反正看成洗腦,甚至把推動國家安全教育也看成洗腦,就是顛倒是非﹑正邪不分了。

 

另外,盲目投奔英國的家長,有沒有認真比較過香港基礎教育和英國基礎教育?他們恐怕更多也是想當然。根據經合組織2015年的一項全球中小學教育調查顯示,全球中小學基礎教育水準方面,香港地區排第二位元,英國第二十位。再根據2018年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畫的結論顯示,香港學生閱讀能力和數學能力全球第四、科學能力第九,分別遠超英國的第十四和第十九。學生的表現反映學校教育的品質,這些國際權威的測試和調查,難道不比“想當然”來得更加精准?

 

更有甚者,上一個學年,也就是全球疫情還比較嚴重的時候,香港仍舊順利舉辦了高中文憑考試(相當於香港高考),反觀英國,完全無法舉辦高級程度的會考,不得不採用校內成績推算應屆考生的成績,結果掀起軒然大波,不少學校和家長怨聲載道,向英國教育部投訴推算分數機制的不公。據媒體一月份報導,英國今年的高級程度會考恐怕也不能舉行,還要靠校內成績來推算。英國這樣的教育行政管理水準,實在難以理解為什麼還有人對英國基礎教育保持盲目樂觀。

 

但有些香港人就是喜歡跟著感覺走,“走了先算”(粵語:走了再說),一如在2012年“反國教”事件中,一些港人完全不看國民教育科的課綱內容,反正媒體傳什麼,就信什麼,當時的說法是“推倒(該學科)了先算”(粵語:推倒了再說)。這種盲目的思維習慣,放縱了反對派對基礎教育的無限滲透和對青少年的洗腦荼毒,同時又不細心考慮自己孩子是否真的適合英國基礎教育,最終受累的不是香港教育,而是自己的下一代。

 

表面看,香港教育好像少了生源,但是在粵港澳大灣區大好發展前景之下,香港教育迎來的不是危機,而是更大的發展機會。隨著香港逐步融入國家發展大潮,隨著陸港兩地聯繫的加大和各種專業資格的互相認證,內地和香港之間的老師和學生更頻繁地互通往來,香港教育將更上層樓,為國家和特區培養更多德才兼備的優秀老師和優秀學生。

 

2021年5月26日 (環球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