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劍騰

fung photo 200
 
馮劍騰 自2010年年起課餘時間擔任教聯會副秘書長,專責推動專業發展事務,一直以來抱著「凝聚專業,服務同工」的宗旨,為教育界盡一份力量。
 
自2000年起加入漢華中學從事前線教育工作至今,現擔任電腦科科主任,主要任教企會財科和電腦科。公職服務有香港教師中心諮詢管理委員會委員(2014-16年度)。
Array ( )

漢華中學企會財教師 馮劍騰

近日股票市場劇烈波動,受國際市場影響恒生指數新年至今已經急挫近三千多點,單日跌幅少則數百點多則近千點。熟悉股市的人可能感覺有點像98年金融風暴那樣,大鱷在股市、匯市興風作浪,搞到人心惶惶,做低股市、沽空期指,同時夾擊港元,從中牟利。但作為任教企會財科的教育工作者,筆者倒是考慮如何運用好這個「大時代」活生生的教學案例,讓下一代學好本科知識外,增加市場變化對社會、個人投資等影響和變化的經驗呢?

Array ( )

教聯會副秘書長 馮劍騰

一提到戰後和約,大家很容易聯想到「璦琿條約」、「南京條約」、「馬關條約」等等不平等條約,割地賠款,喪權辱國。筆者所寫的這個條約發生在宋代,主角叫趙恆廟號「宋真宗」,當然比起創業宋太祖趙匡胤和亡國宋徽宗趙佶兩位沒有那麼出名。但如果提到名句「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大家應該都聽過,其實就是出自這位宋真宗的手筆《勵學篇》。

Array ( )

教聯會副秘書長 馮劍騰

今年暑假,筆者與一眾教育界同工去了一趟甘肅。7月22日一大早,筆者一行就坐上大巴,駛上連霍(江蘇連雲港到新疆霍爾果斯)高速,離開嘉峪關向敦煌進發。筆者為了更好地欣賞河西走廊風光,特意挑選了司機旁邊導遊座位。望着逐漸遠去的嘉峪關,筆者一直思考一個問題:明朝建關城為何放棄嘉峪關以西的敦煌?

Array ( )

教聯會副秘書長 馮劍騰

筆者到內地考察期間,認識了一位新朋友。從朋友口中得知他參加了「百名博士」計劃,分別到西北地區掛職,幫助西北發展。這位朋友剛好被分配到貴州。在筆者的印象中,貴州一直都是一個「三無」的地方,即「天無三日晴,地無三里平,人無三両銀」。在全國發展排名,貴州也一直落後於全國整體水準。

Array ( )

教聯會副秘書長 馮劍騰

上一期筆者提到,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在「教師對融合教育意見」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受訪教師所在學校平均每校錄取了五類融合生,最多達到九類。如果只是把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安排入讀普通學校,而沒有做到「因材施教」,那麼就與融合教育的精神背道而馳了。

Array ( )

教聯會副秘書長 馮劍騰

教聯會非常關注企會財科目的發展, 甚至整個香港商科教育的發展,暑假前舉行一個名為「教育前線:香港商科教育回顧與前瞻」的研討會,為推動香港的理財智識(Financial Literacy)略盡綿力。筆者負責籌辦並擔任主持。當天講者有香港商業教育學會執委會主席戴明基、香港商業學會副會長楊耀邦、香港理工大學管理及市場學系副教授陸定光、元朗商會中學企會財科教師駱豪威及教育局高級課程發展主任(科技教育)陳家兒。

Array ( )

教聯會副秘書長 馮劍騰

自1970年「融合教育」概念引入香港,1997年「融合教育先導計劃」在港推行至今已有18年歷史了。但教聯會最近針對融合教育向全港中、小學進行問卷調查,結合調查數據筆者發現,融合教育理想與現實的矛盾,完全由前線老師來承擔。

Array ( )

漢華中學企會財教師 馮劍騰

各位看官先給大家解解題目: 記得去年的11 月11 日, 內地稱為「光棍節」(光棍意思就是單身)是年輕人娛樂歡慶的日子,而淘寶網在2009年藉這一天開始舉行打折促銷,後來不同的購物網商加入就變成現在的「雙十一購物狂歡節」。「電商」就是我們的電子商務的簡稱。不了解的可能不知道(香港真有點與世隔絕的感覺),如果了解一下肯定嚇一跳。當天購物節開始38分鐘,阿里巴巴交易額就達到100億元人民幣(約合126億港幣),全天達到571億人民幣(約合722億港幣),如果找一家香港的藍籌企業對比的話東亞銀行當天的市值大約752億港幣,交易金額差不多可以買起96%的股份。

Array ( )

漢華中學企會財教師 馮劍騰

最近筆者與一位高管朋友閒聊,發現該位仁兄雖居高位但鬱鬱不得志,覺得未能掌握實權,因此幹起活來提不起勁。筆者一聽怎麼感覺有些似曾相識?明朝有個嘉靖皇帝,可能大家的熟悉程度不及他的孫子萬曆皇帝。但兩個皇帝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喜歡「罷工」,嘉靖在位四十五年有二十多年不上朝,他的孫子萬曆更是破了紀錄,有三十年沒有上朝。

Array ( )

漢華中學企會財教師 馮劍騰

近年來經常聽到一個時髦名詞「大數據」,意思是指現在資訊年代,海量的數據通過各種渠道方式收集、儲存、整理,如果處理得當能得到非常有用的信息。有了這些信息做基礎,各行各業的決策將更準確。說到這筆者也班門弄斧一下,讀大學的時候,適逢科網業剛開始蓬勃發展,故筆者主修了資訊系統管理,當時一個很熱門的名詞叫「數據挖掘(Data Mining)」意思就是在政府、企業海量數據中發掘我們過去忽略或者人手難以整理有用資訊。

第 1 頁,共 6 頁
版權所有© 2022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