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馮劍騰 > 「月令」與「港鐵」的管理

  「月令」與「港鐵」的管理

漢華中學企會財科教師 馮劍騰
 
 
各位看官大家沒有看錯是「月令」不是「月台」,這是筆者的「品牌與物勒工名」一文中提到的「物勒工名」出自中國典籍中的《禮記》中一篇「月令」,這裡略為補充介紹一下。若按教育界情況打個比方,《禮記》就是我們學校裡的辦學理念加學校行政手冊。月令就是每月工作備忘。
 
 
中國以農立國,農業生產佔國家主導地位,而且有明顯的季節性,誤了農時將影響國家的全年生產和收入,因此根據自然條件變化進行全年規劃,古時國家的施政也是自然變化進行調整。月令篇中按照一年分春、夏、秋、冬四季,每季再細分為孟、仲、季三個月,加起來就是一年的十二個月。但請讀者注意這不是單純地跟現在我們陽曆的十二個月配對,細究起來月令篇的每月開頭都寫明太陽所在方位和星宿的參考位置,這比起單純用陽曆推算更確切符合地理環境的變化。要知道我們所在地球位置和太陽的照射角度,日照長短同時影響氣候變化、氣溫升降等因素,直接影響植物(農產品)生長情況,反而跟我們的二十四節氣相近。為了方便大家理解筆者將之列表對照(參考下表)。
 
 
講完參照資料和天氣變化後,文中就從天子的居所、服飾、車乘、飲食到士大夫的禮儀、活動,都有詳細介紹每月的變化。因應天時的施政法令,相關的祭祀、農業、牧業、工程、軍事、民政和刑獄都有記載。假若違反自然規律就會產生不良後果,也就表現為天災人禍,因而還有適宜和禁忌活動,非常類似我們現在的通勝中的每日宜忌,從而減少災禍。
 
 
「月令」其實際應用對於現代意義也非常重大,如果我們現在港鐵管理層好好閱讀相信也有所裨益。由於篇幅所限在這略舉兩個例子:第一個是「季春之月,是月也,命司空曰:時雨將降,下水上騰,循行國邑,周視原野,修利堤防,道達溝瀆,開通道路,毋有障塞。」字面解釋很易懂,意思是「晚春陽曆四月,這個月,命令司空(掌管全國水利、工程建造等的官員,也就是工部尚書,現在的農業部、水利部、建設部、交通部的國務院副總理):應時雨水即將降臨,地下水也將向上噴湧,應該巡視國都和城邑,周邊平原曠野,整修堤防,疏通溝渠,開通道路,不至於堵塞。」重要的地方做好籌備工作,從而起到預防災害的作用,不至於像現在港鐵工程,因天雨浸濕機器,延誤工程。
 
 
另一個例子是: 「孟冬之月,是月也,命工師效功,陳祭器,按度程,毋或作為淫巧,以蕩上心,必功致為上。物勒工名,以考其誠,功有不當,必行其罪,以窮其情。」意思是「初冬十一月,這個月,命令百工之長呈驗工作成績,陳列祭器,考察其樣式法度。不准以過分奇巧的物器動搖上位者的奢侈之心,必以功夫細緻為佳。製作的器物都刻着工匠的姓名,用以考驗其真功夫。如果成績不合,必處以應得之罪,追究其責任。」這裡有兩層意思,第一層是中國以農立國,中原地區冬天寒冷,農人休耕,而且通常要燒火取暖,這個時期進行冶煉鍛造器具、禮器和兵器最好,一來不會浪費取暖的爐火燃料,二來冬天沒法耕種,農民反正閒着也是閒着,從事工業生產。這樣不但善用能源,而且人力資源也能完全應用。近日港鐵傳出西營盤站B3出口的接駁隧道土質鬆軟,地下水位高,需要使用凍土挖掘。
 
 
時值春夏之交雨水充足,地下水更容易氾濫,加上氣溫上升工作成本和難度更高。若作合理規劃利用雨水較少、氣溫較低的冬天進行難度自然相應降低。另一層意思是包乾問責,工作負責到底,若有表現不佳,一定追究這樣才能保證工作和產品的質量。這正是我們現代法治社會,精髓所在。
 
 
中華文化兩千多年前的管理智慧,聯繫到現今社會仍有如此強的生命力和針對性的現實意義。關鍵因素在於「順應自然、不違時令、不誤農時、適時興工」的傳統智慧,在高位者真的是「不可不讀」。
 
 
(按圖放大)
 
 
(2015年1月23日 大公報 A14)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