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馮劍騰 > 歷史由最近出發─皇帝「粵港遊」

  歷史由最近出發─皇帝「粵港遊」

教聯會副秘書長 馮劍騰
 
 
對於我們生活在南方的人來說,過去的皇城、現在的首都都在北方,總覺得皇帝距離很遙遠,真正的「山高皇帝遠」。過去道路交通不便,舟車勞頓,還有疾病侵擾,除了個別的皇帝有南巡機會,其他的基本很少南下而到過廣東來的更是少之又少,能到香港的更少。
 
 
所以筆者好奇翻查了一下史料,發現皇帝能到廣東或香港「一遊」的都是被迫着來的。最早被「迫」南遊的應該是大家最熟悉的南宋的兩位皇帝兄弟:趙昰(宋端宗)和趙昺(宋懷宗)。
 
 
要讓生活在現代化國際都會香港的各位,想像七百多年前的情形是件很難的事。為了讓諸位看官了解當時的生活條件,筆者借宋朝的名人兄弟兩位「蘇哥」做代言,附帶一句大家別誤會是電視台「蘇GOOD」的飲食節目,雖然兩位「蘇哥」也講飲講食。兄長蘇軾(也就是大家熟悉的蘇東坡)被貶到現在的海南島(1988年前也是屬於廣東省),弟弟蘇轍也被貶雷州(也是廣東境內於海南隔海相望)飲食不習慣。蘇軾知道了就寫了詩句給弟弟「五日一見花豬肉,十日一遇黃雞粥。土人頓頓食藷芋,薦以薰鼠燒蝙蝠。舊聞蜜唧嘗嘔吐,稍近蝦蟆緣習俗。」當時的飲食條件艱苦可見一斑。交通方面更為艱難,筆者家鄉就在廣東的鶴山,水路交通發達坐船尚算便利,但要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走陸路,橋樑建設未起步的時候,人車過河是要搭渡船,一次起碼要個把小時。不像現在高速公路直通大橋,幾分鐘就過去了。要想想幾百年前的話是什麼景象?
 
 
南宋皇帝玩「Running man」
 
言歸正傳,話說南宋皇帝趙昰和弟弟衛王趙昺兩兄弟是一直和元軍玩着「Running man」遊戲,從福建經海路進入廣東。元軍一路追殺當時的趙昰(8歲)和趙昺(5歲)中途曾暫避現在汕頭的南澳島(當時屬福建),現存還有當時的宋井古蹟。然後繼續西行經大鵬灣到香港。停留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是那塊大名鼎鼎的『宋王臺』的碑石的附近。因為早在南宋初期已經在尖沙咀與茶果嶺之間的九龍灣設有名為「官富場」的鹽場,最近港鐵沙中線大圍到紅磡段發現的宋代遺跡也就是當時留下的歷史痕跡。而現在的觀塘實質原名為「官塘」(如果諸位看官留意的話,紅色小巴車頭的路線牌還沿用「官塘」字樣),實際就是官方曬鹽的池塘。據史料記載當時隨行的還有數十萬的軍隊,上千艘船隻。
 
 
「宋史」還明確記載1277年的農曆11月元朝統帥劉深還在淺灣(現在香港的荃灣,據說因海灣水淺而得名)攻打趙昰的軍隊。趙昰船隊不敵,退走。12月到達井澳(現在珠海橫琴、澳門一帶)剛好遇上大颱風,趙昰所在船隻嚴重受損,趙昰不幸墜海,險些淹死,雖然被救也因此染上疾病。延至1278年5月8日在當時的岡洲去世,兩天後1278年5月10日弟弟趙昺接力繼承帝位。隨後大軍移師崖山(現在的新會的崖門),最後以崖山海戰大敗陸秀夫背着趙昺投海,南遊便草草結束了。
 
 
雖然故事結局比較悲涼,其中不少忠臣義士事跡現在仍廣為流傳,如文天祥、陸秀夫等。還有大家未必留意的名臣楊亮節,香港現存的九龍城侯王廟、大圍侯王宮、東涌侯王宮,還有大澳的楊侯古廟就是紀念這位保護兩位皇帝的國舅。由於篇幅所限,筆者暫且收筆,但願各位讀者閒時漫遊至這些景點,也能穿梭時空體味一下歷史點滴。
 
 

(2015年1月28日 大公報 A2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