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探討 > 教聯會文庫 > 馮劍騰 > 政制發展的「說難」

  政制發展的「說難」

教聯會副秘書長 馮劍騰
 
 
近日閒來無事重讀了韓非的「說難」,試想一個口吃的人對國君進行游說必然難度增加。當然這只是生理上的一點困難,雖然現場對答不太方便,然而韓非筆下來得,書面的策論也能起到良好游說的效果。但反觀現在香港的政制諮詢之難才是文中所提的「說難」。
 
 
難在了解被游說者心理
 
這裡筆者姑且在諸位看官面前班門弄斧,略為說說「說難何其精闢地描述政制發展游說工作之難。文章開宗明義就提出游說之難的三個「非」,並不是才智不足,不是口才辯論技巧不足,更不是不能縱橫無忌地把意見充分表達。最難的是要真正了解被游說者的心理。(原文: 「凡說之難:非吾知之,有以說之之難也;又非吾辯之,能明吾意之難也;又非吾敢橫失,而能盡之難也。凡說之難,在知所說之心,可以吾說當之。」)
 
 
看着林鄭月娥司長和她的團隊兩輪政制諮詢過程中,出席各種類型的論壇,四處陳述政改方案的基本論點,四處游說支持,無論是「知」、「辯」和「橫失」充分盡其所能。其政治團隊可以說面面俱到,也不是沒有出色表現。然而不能僅憑這些技巧爭取到支持。要知道泛民不容易轉換立場,或者反過來說泛民以堅持立場推翻8.31決定,以佔領其道德高地,並為來年區選製造政治議題,增加傳媒曝光,進而奪取區議會和立法會直選的議席。然而在「佔中」過程中一直追蹤的民調顯示,鼓吹香港「獨立」的人在過程中失分,同時激進者更引發普羅市民的反感。佔領行動也逐漸失去市民的支持。原來追求民主的泛民支持者也逐漸厭惡這種「做秀式」的爭取,明知無法達到目的的死纏爛打式的爭取。甚至他們的支持者在街頭直接大罵這些泛民的議員代表,罵他們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罵他們破壞幾代香港人建立起來的繁榮香港。
 
 
韓非提到: 「所說出於為名高者也,而說之以厚利,則見下節而遇卑賤,必棄遠矣。所說出於厚利者也,而說之以名高,則見無心而遠事情,必不收矣。所說陰為厚利而顯為名高者也,而說之以名高,則陽收其身而實疏之,說之以厚利,則陰用其言顯棄其身矣。此不可不察也。」
 
 
一言以蔽之,就是投其所好,必須明察被游說者的真正需要,有時候必須細心了解被游說者表裡不一的表現。
 
 
民意逆轉捆綁自然破解
 
現代民主社會最佳的游說條件是選票和人民的支持度。一旦民意逆轉,泛民的捆綁自然破解。其實大家可以發現愈是泛民加強宣稱捆綁,其實就是他們內部分裂訴求愈高的時候。就以最近泛民高調聯署為例,為何需要一再宣示姿態?而且記者會中仍有五名議員缺席?筆者想起三國演義中「安居平五路」的故事,曹丕用司馬懿計謀起番、蠻、吳、孟、曹五路大軍合共五十萬,四面夾擊蜀國。表面上軍事力量強勁,然而孔明採取分兵禦敵的方針,針對各路弱點調兵遣將,運用外交、計謀不但瓦解了聯盟的進攻,甚至最後使五路大軍內訌,形勢急劇逆轉。雖然只是演義但其中的「危中有機」的啟發實在令人鼓舞。希望香港能把握其中的「機」,使政制發展穩步向前。

 

(2015年3月27日 大公報 A2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