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忠誠廢物論」偽命題(鄧飛)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香港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教聯會副主席鄧飛

 

近日「忠誠的廢物」成為香港政圈熱議的名詞。「忠誠廢物論」源於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田飛龍在《明報》撰寫的文章《愛國者治港:香港民主的新生》,認為中央需要的是賢能的愛國者,而非忠誠的廢物,繼而被媒體引述,斷章取義,不理其上下文,竟然漸次演變成批評愛國愛港政團和從政者尸位素餐,缺乏管治能力。可是,愛國愛港政團和從政者真的缺乏管治能力嗎?

 

能力的培養出自長期的實踐。一直以來,愛國愛港政團和從政者其實未有觸及特區政府管治的核心工作。何為管治的「核心工作」?如果將管治能力簡單概括為政策倡議、政策草擬及政策執行,「核心工作」就是政策草擬與政策執行。愛國愛港政團和從政者只能在政策倡議有所發揮(儘管很多時候政府並不重視),至於無論是政策草擬,還是政策執行,都是牢牢掌握在以高級公務員為核心的政府團隊手中。雖然,香港在第一任特首期間已經實施了問責制,但是,幾乎所有涉及政府司局公權力的法律條例,都是授權於公務員的常任秘書長,而不是局長副局長。因此,當社會面對諸多經濟民生問題時,愛國愛港政團和從政者或許有令社會滿意的政策建議,但卻無法把有效的政策建議轉化為政策執行,因為他們不在其位,而不是尸位素餐。

 

所以,當批評愛國愛港政團出不了管治人才時,有沒有考慮過,到底給予過多少機會讓愛國愛港者歷練管治能力以及從實踐中學習管治能力?「忠誠的廢物」只是偽命題,為這個偽命題自亂陣腳、窩裏鬥,實屬不智,只會讓人在一旁看笑話。俗語有話: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厚植家國情懷,賡續愛國愛港傳統,培養管治人才,練好基本功,積極尋求管治渠道以及爭取管治機會,令「不忠且廢」的猥形頹象暴露人前,無法再見縫插針,攪動渾水,矮化醜化愛國愛港者。

 

愛國者治港,首要是「愛國」,其次是「治港」。「愛國」對標政治立場堅定,即政治可靠;「治港」對應管治能力優秀,即本事過硬。政治可靠與本事過硬,既是「愛國者治港」的內涵,也是國家對國家幹部官員的基本要求。

 

「愛國者治港」,首先是要有堅定的政治立場,要有擔當精神,這兩樣具備了,很多事情就都不是問題。現在的管治團隊,裡面很多人能力都很強,都是高級知識份子,頭腦也都很聰明,但就是做不成事或做不好事,是因為他們能力不行嗎?主要還是立場不夠堅定、缺乏擔當、缺乏政治領悟力、判斷力及執行力等意志品質方面的問題。

 

當然,政治可靠只是「硬件」,還須本事過硬的「軟件」配合。愛國者政治可靠,這是對上交代,能力強弱,則是對下展示。事關愛國者能否讓下面的人俯首聽命,堅定執行命令決策,自己人能否口服心服,精誠團結,能否使管治團隊與愛國愛港陣營凝心匯智聚力,破解民生困局,確保社會經濟可持續發展,維持香港繁榮穩定,這直接關係到治港成效。

  

如今,「愛國者治港」原則轉化為正式制度已塵埃落定,接下來愛國力量的建設,愛國者如何治港,在提升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主旋律下,中央會對特區管治團隊提出哪些更高的治理要求,將是需要留意、研究及深思的問題。

 

2021年3月24日 (經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