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從黎智英保釋案 看國安教育迫切性(鄧飛)

教聯會副主席鄧飛

 

近日有兩宗新聞事件,充分說明推動國家安全教育刻不容緩,必須坐言起行,而不是等到俗語說的「搭通天地線先至去做」。

 

第一件是壹傳媒集團老闆黎智英被控違反國安法與獲准保釋。之所以提到這件事,並不僅僅因為這是香港特區實施國安法以來的首宗大案,更是因為最近關於對黎氏保釋上訴的新聞報道,讓筆者深覺推動國安教育的迫切性,必須盡快推動,以正視聽,不能拖延時日,以至於各種誤讀曲解,氾濫社會和學界。

 

國安法遭抹黑「不符法治」

 

當黎氏被控以違反國安法和其他刑事罪行之後,去年12月23日,高等法院原訟庭批准他的保釋申請。由於香港國安法第42條明確規定:「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其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的,不得准予保釋。」高院這個決定自然引起社會嘩然。

 

在當日關於這件事的即時新聞中,有一個細節引起廣泛的注意:有報道說負責檢控的律政司主控官在法庭上宣稱,國安法是沒有「無罪推定」原則的,所以不應該批准黎氏的保釋申請。這個報道當然令人詫異!

 

根據香港國安法第五條列明:「任何人未經司法機關判罪之前均假定無罪。」這正正就是「無罪推定」!何以新聞報道說檢控官宣稱沒有?

 

說到底不外乎兩種可能:第一種可能是主控官真的這樣說了,這可是嚴重的低級錯誤,照理說可能性不高,而後來律政司也發聲明予以澄清,說主控官是指「保釋推定」。(編者按:律政司事後澄清,控方在庭上所指,是香港國安法有關批准保釋的條文涉及是否有「保釋假定」(presumption of bail)的議題,而非報道所指香港國安法條文中沒有無罪假定,相關報道並沒有準確地反映控方的陳詞。)

 

第二種可能性是新聞報道真的搞錯了,要麼是因為缺乏法律知識而混淆了兩種推定,正如媒體經常混淆「非法集會罪」和「未經批准集結罪」一樣。要麼就是存心混淆兩種推定,從而混淆社會視聽,誤導公眾,形成國安法沒有無罪推定的錯誤第一印象!

 

雖然兩種假定有一定程度的相關性,但卻不能混為一談。「無罪推定」原則是普遍適用於所有刑事案件的,可以說是衡量法治水平的重要指標。但「保釋推定」卻非盡然,不是任何刑事案件的涉案疑犯都能自動獲得保釋(包括警方保釋或者法庭保釋)。

 

作為執法部門的警方和作為司法機關的法庭,對涉及不同控罪的疑犯會依法作出甄別,決定什麼控罪的疑犯在什麼保釋條件限制下,可以獲得保釋,以等候進一步的司法程序處理。

 

正如主控官在黎智英保釋上訴中提到,黎氏所被檢控的國安法罪行之最高刑罰,與謀殺罪的最高刑罰等同,既然後者不會批准保釋,那麼前者也不會。換句話說,「保釋推定」不僅與「無罪推定」有所不同,不是普遍適用於所有刑案,更何況香港國安法第42條有上述不可保釋的規定。

 

因此,無論是媒體出於無心,還是有意,混淆兩種推定從而誤導公眾,塑造出一種國安法不符法治原則的錯誤印象,事實上已經漸現苗頭。

 

筆者之所以認為國安教育刻不容緩,就是必須盡快糾正這種誤讀和錯誤印象,不要聽之任之,積非成是。

 

須樹立總體國家安全觀

 

第二件是本月11日,盈富基金管理人道富環球投資管理亞洲宣布,將依照美國的所謂「制裁令」,不再對「受制裁」的幾間中資企業進行新的投資。盈富基金的成立背景眾所周知,作為特區一個重要的投資基金,其人事任命和運作監督仍然由盈富基金監督委員會負責,而金融管理局對該委員會仍然有一定影響力。行政會議成員、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迅速回應該事件,明確表示應該撤換道富。三日之後,道富環球收回決定,恢復對「受制裁」中資企業的投資。

 

雖然這件事並沒有涉及國安法,但如果從總體國家安全觀的角度來看,經濟安全也是國家安全的一個重要範疇。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城市,金融自然屬於經濟安全的範疇。

 

這次關於盈富基金應否跟從美國的所謂「制裁令」,本身就是這個範疇國家安全問題的一次真實體現,也是對特區政府和金融監管當局的一次不算複雜的考驗。任志剛快速而明確的回應,令人印象極其深刻。

 

根據國安法第九和第十條的規定,特區的國安教育不是僅限於國安法的教育,而是整個國家安全方面的教育。筆者認為,總體國家安全觀的內容是應該成為教育的內容,上述經濟金融範疇的安全問題,自然成為一個重要主題。所謂打鐵趁熱,這次道富事件,難道不是一個很好的教學個案和示範例子嗎?

 

一言蔽之,國家安全教育,應該從速落實,坐言起行!

 

2021年1月19日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