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中美博弈下的香港「傑出創科學人計劃」(鄧飛)

教聯會副主席、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

 

記得電影《天下無賊》裏葛優說了一句話:「二十一世紀什麼最貴?人才!」這一幕是搞笑的,但這話卻是見道語。所謂生產力最為貴重的、最為根本的,肯定是科學技術創造力,而這種科技創造力的「人肉載體」,就是高端科技研發人才。一個國家與地區的科研人才,即使是發達國家,也是千裡挑一。高端的科研人才,更是鳳毛麟角,每個分工精細的科學領域內的頂尖專家人數,全球可能更是以百位數、十位數計算。所以,科技人才對於一個國家與地區來說的重要性,簡直無法以筆墨形容。

 

近日,筆者主持的《圍爐》時政節目,採訪了特區政府創新及科技局局長薛永恒,訪談的內容非常豐富,從接地氣的便民創新科技,例如「安心出行」手機應用程式、「電子針卡」等,以至高大上的推動科創政策,例如「大灣區青年就業計劃」中科創行業部分等,均令人耳目一新。但最為令我印象深刻的,莫過於「傑出創科學人計劃」。

 

根據行政長官最新的一份施政報告,特區政府將會推出一項「傑出創科學人計劃」,具體工作有創科局負責制定和落實,專門吸引全球傑出的創意科學人才,來香港設立實驗室和各類創科研發項目。根據薛局長的介紹,施政報告一推出,本地大學的高層和科研人員已經作出積極回應,具體的訪談內容,這裏不作劇透,請留意我們的節目。這裏只談談我最強烈的感覺到底是什麼,看看以下幾個近年接連發生的事情:

 

(一)「千人計劃」受到美國打壓,特別是來自情治單位。「千人計劃」,正式名稱是「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劃」,是中國自2008年開始,向海外引進高層次科研人才的重要政策。但從2018年開始,美國政府特別是FBI等情報單位,便開始高調介入這項政策,並一再對參與該計劃的美國華人學者採取所謂的間諜調查,以及作出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的指控。截止本文撰寫的今日,又有一位在麻省理工學院工作的華人教授被FBI拘捕。「千人計劃」不能說已經失敗,但也肯定成為美國情報部門和司法部門重點打擊的目標,甚至有些美國的大學和研究院也開始自發打壓,或者配合這種對華人學者的打壓行動。

 

(二)美國政治的動蕩衝擊美國科研。2018年,美國一批科學家公開聲明,批評特朗普政府在科研投資方面大砍預算,使得美國科研大受影響,一些不為特朗普政府及其背後產業集團所支持的科研項目,例如潔淨能源的開發等,受到了財政資助削減的打壓。就算在這次新冠肺炎的藥物和疫苗開發方面,特朗普政府與醫療科技研發機構、企業和監管機構之間,也是矛盾重重,嚴重推延了對疫情的有效防治。雖然特朗普下台在即,但是民主黨上台也有另外一些問題,例如種族平權運動所強化的政治正確觀念,已經衝擊到大學的教育和研究,包括理工科,被認為是刻意「刁難」有色人種。

 

另外,就算民主黨政府想重振科研,長期面臨聯邦財政和國際貿易雙赤字的財困局面,能夠用於投放到科研的資金,恐怕又只能依靠開動印錢機來解決。這裏不是要貶低美國科研實力,事實上美國仍是全球科研實力最強、科研體制最健全和知識產權最受保障的國家,但政治動盪對科研財政的投入和科研人員的衝擊,卻正在上演。

 

(三)美國終止香港特區的特殊待遇,但未觸及對人才流動的限制。在2019年香港反逃犯條例事件之後,中美矛盾迅速提升。2020年7月1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關於香港正常化的行政命令》,終止《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第201(a)條,不再將香港特區視為有別於中國內地的城市,不再給予特殊待遇。但是,這些終止行動或者各種禁令,並沒有觸及對人才流動的限制!換言之,美籍華人學者甚至任何美國學者,依然可以來香港進行科研工作!

 

上述三件事結合來看,馬上就會明白特首施政報告和局長訪談中提到的「傑出創科學人計劃」,有着多麼重大的戰略價值,遠超香港本身,甚至大灣區發展之所能概括的。高端人才決定最大生產力,高端人才的引進政策有着決定性的意義,國際間對高端人才的引進和截留,是被外交、經濟、軍事等更吸引眼球之競爭所掩蓋下的暗流博弈。這一道「千人」之門被關上了(至少被緊緊盯住了),另一道「傑出」之門被開啟了,這不正是香港特區價值之體現?這不正是發揮國家所需、香港所長最生動的例子嗎!

 

2021年1月15日 (橙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