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黎智英案是國安法教育的第一示範教材(鄧飛)

教聯會副主席、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

 

在2020年的最後一天,終審法院批准了律政司對取消壹傳媒集團老闆黎智英保釋的上訴申請許可,重新羈押了黎,直到2021年2月1日終審法院開庭審理該上訴為止。這不僅僅是特區國家安全法的第一大案,全港、全國甚至全球都關注着,同時別忘了這也是特區國家安全教育的第一示範教材!

 

根據特區國安法第九和第十條明文規定,學校有法定責任要開展國家安全教育,提高這方面的安全意識和守法意識。雖然目前特區政府教育部門尚未來得及出台具體的國家安全教育課程指引,但是時間不等人,針對校園內和青少年人的國家安全教育,可謂刻不容緩。擺在眼前這樁全球全國全港都關注的國家安全大案要案,就算學校來不及整理國家安全教育材料,也不宜視若無睹,媒體總會報道案情的發展,因此總有同學會關心這個案件,這是不容錯過的教育良機。甚至往深處講,如果我們沒有趁着這個機會好好地推廣國家安全教育,那麼等於變相讓出詮釋案情和國安法的話語平台,讓那些存心曲解甚至妖魔化國安法的所謂「民間法律教育工作者們」又乘虛而入,透過仍然佔優勢的反對派媒體和網媒,先入為主地對我們的青少年進行抹黑特區國安法的洗腦工程。國民教育科之擱置,通識教育科之異化,前車可鑒!

 

國家安全教育當然不止國家安全法的教育,前者比後者的範圍要大得多,但國家法教育必然是國家安全教育的核心部分。推動國安法教育,既不能只對法律條文作生硬的灌輸教授,這只會令中小學師生都吃不消,必須結合執法的具體案例來進行國安法的教育。但這也不能等到案件定讞了,塵埃落定了,才姍姍來遲進行國安法教育。這裏筆者建議,應該根據黎案的檢控和審判進程,有序地展開國安法的普法教育:

 

第一,普及最起碼的法律基礎知識。沒有一定的法律基礎知識,根本無法有效理解任何法律新聞,遑論能夠有效認識國家安全法了。例如,法律制度的基本構成要素,包括相關的成文法律:特區國家安全法,香港原有的刑事罪行條例和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等,因為黎不僅被檢控違反國安法罪行,還被檢控欺詐罪等刑事罪行條例所列明的罪行。

 

香港司法制度的部門分工:警方作為執法部門負責拘捕、調查和搜集證據,律政司作為政府代表律師負責向法院提出檢控,法院負責審理,包括定罪與否,以及如果定罪,則判以什麼刑罰。

 

刑事法律的無罪推定原則:也就是說,在疑犯被法院定罪之前,都要假定他是無罪的,由檢控方即律政司負責證明他是有罪的,而不是假定他是有罪,而要他自己證明自己是無辜的。這個原則在國安法的第五條,有明文予以保障。這一條是特別容易被香港社會所忽視或誤會的,也是特別容易為反對派及其媒體所抹黑歪曲事實的。正如在黎案的媒體報導中,居然有報導稱律政檢控官提出國安法是沒有無罪推定的,這很可能是記者誤讀了檢控官對國安法保釋條文的解釋,因為這是與一般刑事罪行的保釋規定完全不同。

 

什麼叫做保釋,特別是特區國家安全法的第四十二條對保釋的規定,以及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D和9G條關於法院是否批准保釋的規定。

 

更為重要的是,特區國安法第六十二條的規定:特區本地法律規定與本法(指國安法)不一致的,適用於本法規定。這是法律位階/等級效力的概念,也就是指如果兩部法律的條文出現不同或者矛盾的時候,哪一部法律的條文效力凌駕或者優先於另一部法律條文的效力。國安法關於保釋的規定,就明顯有別於刑事訴訟程序條例對於保釋的規定。而本文開頭提及的訴訟,就是關於是否應該給予黎氏保釋的審訊,當然還涉及更加複雜的上訴和終審法院是否具有處理保釋上訴的管轄權問題,這已經超出了基礎知識的層面,在此不贅言。

 

第二,根據所檢控的罪名來認識相關的法律條文,以及什麼行為才構成違反國安法的罪行。法律條文總是抽象的,甚至是枯燥的,至少對於青少年人來說是。因此,光是閱讀國安法條文的字眼,總是沉悶而又令人難以理解的,最後只是囫圇吞棗,水過鴨背。另外,光是依賴各種媒體對黎氏過去政治言行的獵奇式、花絮式的零碎報導,又是讓人不得要領。不是所有的政治言行都與國安法有關,甚至不是所有涉嫌違法的行為都是與國安法相關,比如黎氏還被檢控欺詐罪,以及之前提到過的刑事恐嚇罪等。既然是普法教育,既然是國家安全法的教育,就要儘量講求精準,而不是「差不多先生」,糊裏糊塗把所有事情炒成一碟,姑妄言之姑信之。同理,不是所有與外國勢力勾結的罪行,其行動手法一定與黎氏的手法一樣(如果罪名成立的話)。

 

古人云:循名責實。法律規定是名(概念和原則的意思),具體行為是實(具體情節細節的意思),前者抽象,後者具象,但在內涵上是要完全相對應的,不能白馬非馬,更不能指鹿為馬。因此,根據法院審理過程中,律政檢控官和辯護律師之間的辯論,以及與各方證人、證據的交叉檢驗cross examination,以及最後法官的定罪與否的判決,共同構成了這個循名責實的邏輯過程與最終內涵。這聽上去似乎很複雜,讓逃避思考的人望而卻步。然而,這才是構成國家安全法教育乃至整個國家安全教育最為精萃的部分。如果我們期望青少年人能夠理性地認識國家安全,繼而理性地建立起保護國家安全的自覺意識,從而自覺地守法,那麼這個精萃部門就不能繞過去以避而不教。

 

幾年前律政司曾經定期出版關於基本法訴訟的案件簡訊,以便向社會推廣基本法教育。這類的案件簡訊可謂專業到位,深入淺出,簡明扼要,簡直可以說是教材的典範。後來不知何故沒有再出版了,好的做法應該繼續,今天律政部門和教育部門,是否可以合作,從整理黎案資料開始,把這種做法推廣道國家安全法教育,從而為中小學提供專業而簡便的教學材料?

 

2021年1月2日 (橙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