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辭職? 這是準備挑戰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議嗎?

教聯會副主席、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

 

筆者上一篇文章﹐批評反對派議員的所謂「集體總辭職」是雷曼垃圾債券式的。到了寫這篇文章的當下,反對派陣營宣布十五名議員將集體辭職(另四人被DQ),真的「兌現垃圾債券」。但是﹐再怎麼兌現,也改變不了垃圾債券本身的垃圾性質!為什么這樣說呢?

 

第一,這種所謂的「集體總辭職」,從其行動性質上,就是公然反對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的決議。根據該決議規定﹕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因宣揚或者支持「港獨」主張、拒絕承認國家對香港擁有並行使主權、尋求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或者具有其他危害國家安全等行為,不符合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定要求和條件,一經依法認定,即時喪失立法會議員的資格。」

 

既然反對派議員是因為不滿全國人大常委會這個決議案而辭職,而不是因為諸如健康、家庭之類私人理由而辭職,那麼這種辭職行動就有理由被視為拒絕承認國家對香港擁有並行使主權的對抗行動,繼而不僅直接影響到是否仍具有擔任本屆議員的資格(儘管已自行宣佈辭職),亦影響到未來參與選舉立法會議員的資格,因為該決議還提到:

 

「今後參選或者出任立法會議員的,如遇有上述情形,均適用本決定。」

 

中央已經為特區管治重申底線了,已經給予機會反對派可以轉型為忠實反對派,從來不是趕盡殺絕一切從政的機會。然而,反對派這種對抗行動,再一次證明了他們堅拒承認中央管治權和擁護基本法及「一國兩制」,這根本上的對立對抗,棄善取惡,擇惡固執,這種行為還不算垃圾?

 

第二,動輒辭職與沉溺拉布﹐兩者表現不同,但本質一樣﹐都是置議會工作於不理,置議員職責於不行,置市民利益於不顧。沒有好好地履行議員的職責,在議會為市民爭取利益,為香港繁榮穩定建言定策,終日沉浸於各種「政治行為藝術」,以求媒體曝光,譁眾取寵,以作阻撓施政,妨礙公務,最終以在體制內攬炒的方式來達到破壞「一國兩制」和繁榮穩定的政治目的。辭職,等於自絕於國家與特區,是愚蠢的,但究其政治動機和行動邏輯,又是與「拉布」是完全一致的,都是為了破壞到底。一言以蔽之,可以說既哀其不智,更恥其不忠!

 

2020年11月13日 (橙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