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政治狂熱分子脅持教育為禍無窮(黃均瑜)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教聯會會長黃均瑜

 

近日一名小學教師因在教學中宣揚「港獨」而遭除牌,事件備受全城熱議。涉事學校九龍塘宣道小學校長發信予家長,盼各界以學校福祉為大前提,給予時間撫平傷痛,讓學生可以在寧靜的環境下繼續學習。與此同時,聲稱是校友的則發起聯署,斥教育局「把香港教育政治化」,更表示將全力支持涉事教師採取上訴及司法覆核行動。

 

姑且勿論事件將會朝什麼方向發酵,但由各界的反應看來,似乎大家都反對教育政治化,響應筆者「政治歸政治,教育歸教育」的原則。社會如能有這樣的共識,本是好事一樁。奈何現實卻是殘酷的,眼下有一個比教育政治化更大的危機,擺在面前!

 

在政府啟動修訂逃犯條例之初,在各方政治勢力的策劃下,事件演變成政治海嘯。在這場海嘯之中,部分老師、學生、校友和家長都受到影響,將政治帶入了校園,在這樣的政治大氣候底下,本是可以理解的。如果這只是一時的風浪,這種政治化趨勢也應只是短暫的。隨着海嘯退潮,各方都冷靜下來後,校園政治化的思潮也可望一併退下。

 

然而,眼前一個更可怕的危機是,教育不單只被政治化,而是被意識形態化!觀乎近年的社會事件,我們不難發現一種表徵,就是個別的人將自己的政治理念擺放在人生的最高位置,政治是最高人生價值,然後不顧一切、不擇手段、不理後果地要實現自己的政治理念。結果,有教師因為這種意識形態而不顧教育原則,忘掉育人初衷,只要他們認為是政治正確的,便不惜一切地衝,不但自己衝,還鼓動甚至帶領學生衝向最前線。為了共同的意識形態,一些號稱專業的組織,也義無反顧地給予包庇袒護。

 

常言道:政治是妥協的藝術。健康的政治環境,容納不同的向度,包含談判和妥協的空間。若一旦發展至意識形態化,則失去迴旋的餘地,往前只有死路一條,因此必須警惕意識形態化比政治化更可怕!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早前說要在教育界清除「壞蘋果」,拯救學子免受荼毒;教育局局長楊潤雄亦說要揪出「害群之馬」,免貽害學子。於我看來,教育界更大的危機在於政治狂熱的意識形態化,正在為另一場隱形的巨型瘟疫揭開序幕,如果我們無法及早清除病毒,任由蔓延,任由傳播感染,任由教育體制內的各種「政治狂熱分子」以不同持份者的姿態脅持校園,那麼,由政治狂熱分子培養出來的,必定是一批批恐怖分子,禍患無窮。

 

2020年10月28日 (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