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反對派違法越權破壞議會終自食惡果(丁江浩)

教聯會理事、民建聯中委丁江浩

 

立法會10月復會後,各個事務委員會需進行正副主席選舉,反對派為了阻擾選舉,先有攬炒派許智峯投票時偷取三張選票,令立法會秘書處須報警處理。誰知再有攬炒派黃碧雲和尹兆堅重施故伎偷取選票後重複投票,意圖干擾選舉,主持會議的建制派何君堯認為事態嚴重,以個人身份報警處理。上述三人身為立法會議員,知法犯法,不單止涉嫌違反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並涉嫌干犯盜竊和串謀行騙罪,而且嚴重破壞香港議會制度,令香港蒙羞。

 

許智峯事後回應指,今次建制派報警,明顯是小題大做,質疑是故意安排警察介入議會規程的爭議,企圖以警權威嚇及打壓議會抗爭。事實上,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17條(C)規定,在立法會或任何委員會舉行會議時,引起或參加任何擾亂,致令立法會或該委員會的會議議程中斷或相當可能中斷,即屬犯罪。故立法會絶對不是法外之地,任何人包括議員並不能僭越法律,不受法律約束。再者,許智峯口口聲聲他們所作所為一切都是為了「議會抗爭」。其實這只是反對派過去慣用的伎倆,以政治口號蒙蔽全港市民的眼睛。

 

大家可對比一下區議會情況。去年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大敗,區議會大量議席落入反對派手裡,反對派把持全港十七個區議會,所有委員會的正副主席自然全數由反對派壟斷。淪為少數派的建制派並沒有好像反對派議員般視法律如無物,干預委員會主席選舉,甚至為了「拉布」而搗亂議會。反對派不僅壟斷大小委員會正副主席位置,任意推翻上屆議會所做出的議決,而且還多次提出設立不符《區議會條例》有關區議會職能的委員會以及議程,最終導致出席會議的政府相關官員需要離席。

 

而最離譜的是反對派把持的區議會,不理社區民生事務,只是不斷利用議員身份支持黑暴活動及抹黑警方,以進一步獲取政治紅利。最近,九龍城區議會主席濫用議事規則,自我閹割議會功能,沒有經過任何諮詢程序,就因為有14位反對派議員聯署,就刪除了會議原訂一項「與香港警務處處長會面」的議程。面對在席有議員提出規程問題,要求主席解釋為何沒有任何諮詢下而作出上述決定,該名主席自知理虧,濫用主席權力就將議員趕出會場。在座建制派並沒有出現反對派口中所謂的「議會抗爭」,採取違法行為去搗亂議會。

 

民政事務局表示,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原本計劃出席區議會會議,正是為了貫徹部門首長於區議會任期內,至少出席各區會議一次的安排。九龍城區議會企圖關上與政府部門交流、溝通和合作的大門,無助推動地方行政工作。區議會作為市民與政府部門溝通的重要橋樑,斷絶與政府官員會面,可見反對派把持下的區議會自我閹割議會功能,有負市民所託。

 

立法會是莊嚴的議事廳,近年一再被反對派拉布衝擊,淪為國際社會笑柄。區議會與社區民生事務息息相關,卻因反對派把持下熱衷政治炒作而疏於民生,一事無成。難怪有評論認為香港議會文化已進入「黑暗時期」。香港正面對修例風波與新冠肺炎疫情的雙重打擊,經濟蕭條,民生困苦,大多數市民都希望立法會與區議會能夠理性議政,監察政府有效落實提振經濟措施,以助市民渡過難關。在此奉勸反對派議員不要「倒行逆施」,不要與民為敵,以違法越權惡行,騎劫議會及癱瘓政府施政。否則,終有一天會自食惡果,被廣大的香港市民所唾棄。

 

2020年10月18日 (堅料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