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攬炒派應停止政治消費陳彥霖事件(丁江浩)

教聯會理事、民建聯中委丁江浩

 

早前,經過多日的研訊,死因庭陪審團一致裁定十五歲少女陳彥霖的死因存疑。結果除了還警方的一個清白外,亦令引起公眾關注的陳彥霖事件告一段落。去年反修例風波發生後,攬炒派一直利用陳彥霖事件進行政治炒作,將陳彥霖包裝成反修例示威活動中的象徵性人物。但事實上,陳彥霖並沒有因反修例事件被捕,而據她母親何姵誼女士接受媒體訪問時稱,女兒在去年7月開始覺得示威運動變質,之後沒有再參與。因此,攬炒派無非是意圖獲取政治利益而炒作陳彥霖事件。

 

去年9月,陳彥霖屍體在九龍油塘海面被發現,由於當時正值反修例風波示威衝突最激烈的時候,不少示威者認為其死因與示威活動有關,紛紛將矛頭指向警方,陳彥霖生前就讀的大專學院被質疑隱瞞真相,校園設施遭受大量示威者衝擊破壞。其後,就算陳彥霖的母親何女士出來多番澄清,攬炒派仍利用網宣質疑其身份,指陳彥霖媽媽另有其人,並一度傳出陳媽媽已經過世。

 

今年3月西貢區區議會會議,有攬炒派區議員沒有經過地區諮詢就入文件提出動議,要求把將軍澳一處休憩設施改名為「陳彥霖紀念公園」,以紀念陳彥霖。該事件引起大量將軍澳市民表示反對,陳彥霖的母親何女士也委托民建聯兩位立法會議員發表公開信反對有關做法。何女士在公開信中表示,不希望再見到有人政治消費女兒彥霖,利用她為自己套上光環,又反問「將心比己,若事情發生在你的子女身上,你會如何?」何女士希望社會能尊重她及家人意願,讓彥霖安息,讓她們平靜過生活。從中可見,攬炒派無時無刻利用陳彥霖事件意圖獲取政治光環,有吃「人血饅頭」之嫌,但這種做法,不單止進一步傷害陳彥霖家人的心靈,也顯示攬炒派濫用權力,漠視民意的卑劣手法。

 

今年9月,在陳彥霖就讀學校校方和大量公眾要求下,死因裁判法庭就其死因召開研訊。研訊第一日,有大量攬炒派人士在庭外包圍指駡何女士及其父親,如果不是在莊嚴的法庭門口,何女士分分鐘就被人「私了」。何女士被人辱駡只是她一直認為陳彥霖是自殺而死,堅持不將陳彥霖的死因與示威活動扯上關係。儘管何女士已在法庭宣誓作供,仍有人懷疑其身份,最後何女士需做DNA親子鑒定以證明自己身份。攬炒派一方面同情陳彥霖的不幸遭遇,口口聲聲要為她查明死因,但一方面卻因陳彥霖的母親不配合攬炒派的劇本,就對她百般凌辱,甚至利用網宣為她安插不同的罪名。攬炒派是否真心為陳彥霖及其家人,香港市民心中自有分數。

 

任何搞群眾運動的人都知道,搞群眾運動抗爭,最重要的是需要製造一些悲劇人物。一旦有了悲劇人物,才能帶領群眾不斷為討回公道而抗爭,才能不斷為抗爭運動添加助燃劑。陳彥霖不幸地成為攬炒派眼中的悲劇人物。我們真心希望隨着死因庭有了研訊結果,陳彥霖事件可以告一段落,攬炒派不再把陳彥霖當作政治事件來炒作,讓陳彥霖的家庭、香港社會早日回復安寧。

 

2020年9月13日 (堅料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