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是誰偷換了香港的公民內涵?(黃均瑜)

教聯會會長黃均瑜

 

戴耀廷於2013年提出以「和理非」形式進行「公民抗命」,並以「愛與和平」為口號,慫恿年輕人霸佔中環的主要交通幹道,癱瘓香港經濟。當累積了一定人數後,他就鼓吹「法不責眾」、「違法達義」。

 

然而,一旦突破法律底線,暴力已是必然,由製造炸彈、自製武器、購買槍械、破壞、縱火、毆打、傷人……黑暴活動瞬間蔓延全城。

 

很多人都慨嘆,香港已經不再是熟悉的香港,香港人已經不再是從前的香港人。香港人口稠密,一直以公民質素引以為傲,包括有禮、有規矩、守秩序、忍讓、包容、守法等等。這些素質,讓香港成為令人羨慕的繁華大都市。

 

「公民抗命」出現後,彷彿只有違法、抗命,才是良好公民,違法的人理直氣壯,執法者瞬間變成人民公敵。從前老師教學生需要守法,現在年輕人說守法是最低層次,法治的最高層次是「違法達義」!戴耀廷要帶領香港走向公民社會,然而,他的公民已成暴民,香港社會正在走向暴民社會,香港的下一代已在不知不覺間由「和理非」變成「勇武」;不抗命、不違法的,就是「順民」、「港豬」。在不足十年之內,是誰偷換了香港的公民內涵?如不盡早撥亂反正,香港真的會死!

 

以抗疫為例,特區政府佛系推動社區普及檢測,無疑就是對公民責任、公民素質的一大考驗。假如全港100%的市民都做檢測,就能100%找到隱形傳播鏈,這樣才能清零;若只有50%市民做檢測,便只能找到50%隱形感染者,如此類推,檢測的數量與找出隱形個案是成正比的。

 

令人遺憾的是,攬炒派統一部署,在明在暗全面針對社區普及檢測,發起杯葛,其目的可想而知:自願檢測人數越少,找出隱形傳播者的機會便越低。疫情一日不消除,加上半年黑暴破壞在前,香港經濟只會繼續陷入衰退,復元遙遙無期,屆時不用號召,「大三罷」自動實現,社會經濟癱瘓,最終達至「攬炒」的目的。

 

當香港人現在最需要團結一致、齊心抗疫、盡快復元之際,戴耀廷賊心不死,宣稱「香港已死」,利用宗教故事推「拉撒路計劃」,號召民眾確認香港的「死因」,策劃所謂「重生」的藍圖,延續、挑動分裂與對立,無非只為推動「港獨」而再次變妝。

 

我們熟悉的香港以至香港人,在這不足十年內突然變得陌生,探本尋源,是由發動「公民抗命」開始,以「和理非」煽動年輕人上街佔街,然後鼓吹「違法達義」,突破法律底線,打開暴力的缺口,逐步在下一代裏偷偷置換了香港的公民意識和內涵。香港國安法出台,雖然對分裂國家、顛覆政權發揮了阻嚇作用,一些組織亦已宣布解散,甚至銷聲匿跡。然而,香港國安法卻處理不了公民質素的衰變。

 

若市民已經過厭了好日子,若市民繼續默許以「抗命」「違法」這些新內涵來取代原有的「香港人」質素,那麼,黑暴必定會重來!香港會否繼續沉淪,就看香港社會能否清除戴耀廷的餘毒,否則就真的是死路一條!

 

2020年9月7日 (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