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簡單二分法摧毁國家意識 亟需糾正(黃均瑜)

教聯會會長黃均瑜

 

《香港國安法》一出,有人歡喜有人愁。身為教師,面向學生,究竟我們希望學生成為歡喜的一群,還是愁的一群?

 

如果要令學生成為歡喜的一群,坊間有很多正面素材支持香港國安法,包括政府提供的資訊,以及建制陣營的論述,皆隨處可得;如果要令學生成愁的一群,反對香港國安法的資訊例如攬炒派的文宣,以及大部分外國傳媒的報道,也唾手可得,關鍵決定於老師想向學生傳遞什麼信息。

 

老師應先了解國安法得出事實 切忌人云亦云

 

從專業角度出發,老師應該先去了解香港國安法的內容,消化不同陣營發放的信息,分析正反方意見,得出事實的依據,切忌趕潮流,人云亦云。例如目前坊間流行一種說法,指香港國安法破壞「一國兩制」,令香港變成「一國一制」。事實是否如此呢?

 

去年的暴力衝擊和港獨思潮,令國家感到安全受威脅。在這情况下,單純從堵塞國家安全漏洞的角度出發,國家其實有幾個選項:

 

(1)根據《基本法》第18條,人大常委會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

 

(2)人大常委會將2015年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直接在香港實施;

 

(3)人大常委會直接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

 

最終,中央沒有選擇以上3個選項中的任何一個,而是為香港度身訂做適用於本港的國安法,於6月30日經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然後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當晚由特區政府刊憲,正式在港生效,法律條文在網上公開,以解決眼前分裂及顛覆國家的威脅。相信這是考慮到香港的獨特和實際情况,包括兩地的法制特色、兩地實行不同的制度等等,所以沒有照搬2015年的國安法植入於香港。

 

2015年通過的《國家安全法》跟香港國安法有很大分別。前者對於國家安全的概念廣泛和複雜得多,涵蓋了不少非傳統的概念,包括網絡安全、核安全等等,整套法律「以人民安全為宗旨,以政治安全為根本,以經濟安全為基礎,以軍事、文化、社會安全為保障,以促進國際安全為依托,維護各領域國家安全,構建國家安全體系,走中國特色國家安全道路」,而香港的只針對4類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再者,香港國安法只涵蓋基本法第23條的其中兩項危害國家安全行為,23條的其他5項行為,仍然需要由香港特區政府自行立法,填補維護國家安全的漏洞。從事實出發,自然可以得出中央是在破壞還是珍惜「一國兩制」的結論。當然,香港國安法在港實施後,香港究竟仍是「一國兩制」還是「一國一制」,事實亦將會是最好的證明,但可以肯定的是「兩國兩制」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

 

坊間亦流行另外一種說法,指香港國安法令香港人的言論自由收窄了。權利和自由從來就不是絕對的。基本法第39條已明確保留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香港國安法第4條亦重申了以上的權利在維護國家安全的同時,受到尊重和保障。

 

堅守教育原則教導奉公守法 絕不能引導學生背叛國家

 

平情而論,自由和責任是一體兩面,要享自由就須負責,要享受高呼港獨的自由,便須受法律的制裁。所有法律都是對自由的規範,法例愈多,自由愈少,這是普通常識,問題是法律所規限的自由,對全社會是否利大於弊,對生活於香港的絕大多數市民,以至生活於中國的全體公民,是否合情合理。

 

經過大半年的社會暴亂,政治成為了學校全新的課題。在這個浪潮之中,教師要站穩住腳,必須堅守教育原則:第一,就是教導學生必須奉公守法;第二,就是不能散播暴力和仇恨;第三,必須引導學生建立正面的價值觀,這好比教師在課堂上跟學生討論吸毒,分析完吸毒的利害之後,教師不能任由學生選擇,而是必須引導學生走向正確的方向。

 

同樣,對於國家觀念,教師當然絕對不能引導學生背叛國家。在香港國安法之下,要做好國民教育,擁有正確的歷史知識和國家觀念是最基本的。中國由晚清至當代,由帝制的崩壞,馬克思、列寧共產主義思潮的興起,以至如何發展到今時今日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當中是怎樣一步一腳印地走過來的,其間經歷了多少歷史轉折的關口,學生必須理解。目前,坊間流行把國家觀念簡單二分為專制和民主,對中國貼上獨裁、專制的標籤,這是極壞的洗腦二分法。若不及早糾正過來,人們若連國家概念、國家意識都欠奉,又或者被妖魔化,那又如何談得上國家安全呢?

 

2020年7月27日 (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