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香港對抗疫情應向內地求教(穆家駿)

教聯會副主席、中學教師穆家駿

 

香港第三波疫情爆發,情況可能已經到了不可控制的全面社區感染,每天確診病例當中有大部分源頭不明的個案,而且根據專家所言,香港這一波疫情的新冠病毒已出現變種,傳播率提升到一名確診患者可傳染給四人!

 

這樣的疫情爆發背後反映港府在疫情防控上存在諸多漏洞與不足。比如這一次疫情擴散的零號病人一直不明,有合理懷疑可能是來自來港的機組人員,因為這些人士在7月之前一直都是屬於豁免人員,即使他們可能來自高風險國家,依然進出自由、無需測試核酸更枉論隔離!再加上所謂的居家隔離也是一大問題,沒有系統嚴格的監督措施,媒體上也曾多次報道隔離人士偷偷出外的自私行徑,而更可怕的是,香港地少人多,居家隔離人士如果還有其他同住者,同住者是可以完全自由出入的,令整個所謂隔離形同虛設!這跟最近內地的居家隔離門口還有封條和電話報警器,只要一開門就會馬上通知有關負責隔離的部門差天共地!

 

港府向內地求教甚至求助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歐美沒有一個國家有能力做全民核酸檢測,根本的原因是檢測費用高昂。香港本地私人醫療機構的病毒試劑目前主要為進口貨,診斷收費由1,000多元至3,000多元不等,當中試劑的成本約為600元,加上人工等費用,令檢測費用高居不下。相對於廣東省檢測費用只需80元左右,香港政府崇洋的思維導致高昂的檢測費用束縛了香港社會的防疫和檢測能力。要知道,世界上最大的新冠病毒試劑生產國就是中國,作為背靠祖國的香港理應利用好此優勢盡快對全港市民做好檢測,盡早篩查出隱形社區患者!

 

政府積極與內地推動檢測合作的同時,攬炒派繼續不忘其「本性」,完全不關心本港疫情爆發下市民的健康,依然煽動人群聚集進行所謂的「初選」,更指港府與內地兩家醫療機構合作為香港本地市民提供40萬次的檢測是利益輸送,難道應該放棄既可靠又比歐美試劑便宜幾十倍的內地試劑不用,繼續如同美國般佛系抗疫?置人民的生命於不顧嗎?病毒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香港社會依然有這些政治上的「病毒」留在我們的議會,遺害人間!

 

2020年7月21日(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