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忘記基本法初心 香港還有未來嗎? (李曉迎)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理事李曉迎

 

今年是基本法頒布30周年,從年初到此時上至中央,下到民間,掀起了一股紀念和熱議基本法的輿論浪潮。在這次大討論中,除了基於法學專業和政治立場的討論以外,很多教育界人士也公開呼籲要在香港推行基本法教育。教育局自2017年正式頒布指引要求在中學推行基本法教育至少51小時,而還規定了像中史科、歷史科、生活與社會和地理科每一科所應佔有的課時數。從頒布指引,到今天我們看到一些資深教育工作者奔走疾呼推行基本法教育,很多市民會覺得有些摸不到頭腦,既然政府已經要求進行基本法教育,還規定了課時數,為何又要強調推行?同時可能還有一些市民會問,為何學校越教育,違法情況越嚴重?

 

首先,以一個市民的視角來觀察,政府基本法教育政策齊全,但執行力仍需加強。從教育政策和課程發展的角度來看,政府確實有在基本法教育方面做了一些事情,但是政策制定者和政策執行者之間的鴻溝一直是教育研究中所關注的問題。加上校本管理政策下,課程具體監管、評估不僅僅對教育局來說是個難題,就是對於一線學校來說,各個學科的執行情況如何,也很難掌控。所以基本法教育多流於文字或者課程文件層面,在教學層面監管,確實是一個難以控制的盲點,這一點我們也需要體諒政府的難處。

 

其次,基本法教育內容需要進一步的細化與明確化,更要因地制宜、切忌照本宣科。目前香港教育界推動基本法教育,主要依靠學校自覺,而推動程度和效果參差不齊。雖然教育局這些年大力推動教師基本法教育、也制定了一些教材套,甚至在校長、副校長、中層領導培訓中加入一定的內容,但由於開發時間較為倉卒,多有照本宣科、長篇累牘之感,這不利於教師接受、更不利於教師教學,那又如何有效的對學生進行基本法教育?如果政府不繼續投入更多資源和時間開發教材或課程,而繼續停留在口號式的宣導上,那麼不僅不利於基本法教育,更會造成反作用,這一點需要我們的政府好好思考。

 

核心價值觀塑造的一環

 

再次,基本法教育也要尊重教育科學性與規律性。當社會沒有形成尊重法制的氛圍,那麼學校推行基本法教育,也只會流於形式。同時,我們應該注意,基本法教育不應該獨立於公民教育、價值觀教育、文化教育之外,而是整個香港核心價值觀塑造的一環,是整個社會道德系統與文化價值的重要組成。更重要的是,基本法教育不是法學專業教育,我們所要求的不是學生背出條文,而是讓學生明白法律與生活之間的關係和意義,猶如家庭的意義一樣。

 

政府和教育局作為政策制定者,談及基本法教育時,不僅僅是拋出政策留給學校便是完成了這件事情,而應該更細緻和進一步的規劃,將基本法納入教師的專業素養與職業操守之內,先讓教育者明白其意義,再由教師進行推動。

 

最後,普法教育一直是各個國家所不斷強化的教育議題。不能說美國強調普法教育就是合理合法,中國強調就有問題,這裏必須要指出,帶着偏見與傲慢的雙標解決不了香港的問題。正如王振民教授在《香港2020:治亂交替與危中之機》這本書中強調的:「香港永遠不能迴避如何面對自己祖國的問題」,這不是別人家的事情,無論是採用什麼樣的政治制度,什麼樣的政治形態,沒有法律的保障一切政治遊戲規則都是形如虛設。

 

今天香港既然想走民主化發展道路,那麼就應該凝聚共識,制定好遊戲規則。不能一邊破壞法律,一邊又要保障利益,這幾乎與土匪無異。藉此在基本法頒布三十年之際,公開呼籲回歸基本法頒布的初心,共同尋找香港的未來。

 

2020年4月29日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