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政治與經濟的較量(鄧飛)

中學校長鄧飛

 

一九九二年美國大選,老布殊總統仰仗在波斯灣戰爭大勝所產生的巨大威望,展開競選連任工程。相比之下,只擔任過州長的克林頓顯得寂寂無聞。然而,克林頓競選團體卻提出了一個一針見血的口號:「這是拼經濟,笨蛋!」(The economy, stupid!)精確地打中廣大選民的真正關心焦點——普遍關注經濟問題,而不是繼續沉醉在無實質意義的虛幻軍功勝利當中,最後果然壓倒老布殊,取得競選勝利。

 

到底主流選民最為關注甚麼?是政治性議題,還是經濟性?成為所有在選舉體制下政黨政客的終極關懷。去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的區議會選舉,起碼揭示了一點有別以往的啟示:這就是香港選舉的政治性議題壓倒了經濟民生議題,至少對於六成投票給反對派陣營的選民來說是這樣的。如果說向來經濟民生議題主導的區議會選舉,尚且如此政治化,何況本來就是政治議題主導的立法會乃至之後的選委選舉等。

 

建制派選舉議題如何定位

 

可是天有不測之風雲,春節忽然來一場新冠肺炎疫症,一下子為選舉和政治增添了全新的不確定因素。反對派炒作半年、同時挾區選大勝的威勢,本來有無數的政治議題可以文攻武嚇,但全然被疫情的每日更新報道和社會關注將之邊緣化了。僅管巧立名目發動過一場醫護人員的罷工行動,但顯然沒有得到業界的廣泛支持和社會的認同,最後也沒有成功把防疫議題轉變為政治化議題。於是乎,無論是本來就關心經濟民生議題的建制派,還是素來熱炒政治議題的反對派,都把爭取民意支持的手法調整到採購分發口罩和防疫用品上來。但彼此都心知肚明,疫情終會過去的,諸如五大訴求、對被捕黑衣人的法庭正式開審等幾位尖銳的政治議題,會重新蜂擁而至。另外,由疫情所衍生的中港矛盾,也肯定成為更加尖銳的選舉政治議題。反對陣營在磨刀霍霍,等到「大展身手」之日的到來。可是建制陣營呢?

 

繼續靠專注防疫的民生問題?靠向政府施壓,要求財爺大派金錢(事實上反對派也在做,這一點彼此並無區別),根本不足以回應反對派未來必然來臨的政治攻勢,九月之勢絲毫未見可以樂觀之徵,單靠比例代表制和功能組別團體票公司票,在這個政治化氛圍極為濃厚而年輕世代日漸增多的時代,並不能保證甚麼。

 

應提出高層次政策建議

 

筆者並非主張建制陣營也主打政治議題,至少九月選舉還犯不着,但即使繼續主打經濟民生議題,也應該提出一些更高層次的政策建議,不可能再停留在派錢派福利的層次,一一二四已經證明這是不夠的,至少有兩個問題是繞不開的:一是如何解決土地樓價綁架香港經濟民生這個深層次問題,疫情之下,樓價未見大變。二是如何解決融入國家發展大潮以利香港經濟轉型發展的問題,雖然內地經濟明顯放緩,而且充滿比以往更多的變數,但是,香港真的能單靠自身來解決發展問題(包括所謂的黃色經濟圈)?融入國家發展,不是最佳選項,而是唯一選項,問題是怎樣融入法。說白了,寧可在這些經濟議題上糾纏爭拗,也總比被動地打政治泥漿摔角要好!

 

2020年2月26日 (星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