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確保學生利益不受外界侵擾(黃錦良)

教聯會主席黃錦良

 

開學後,香港絕大多數學校都抵禦住了社會上罷課喧囂對學生的襲擾,在寧靜、祥和中翻開新一頁。此情此景,讓社會、學校、教師、學生和家長感到寬慰。不過也有若干大學和中學未能倖免,或多或少受到罷課的影響,使人心痛、擔憂。近日,校園又出現學生牽手組成人鏈並延伸到校外的情景。

 

表面上看,學生以近乎遊戲的方式,和平表達意見和訴求,無可厚非。但是,要清醒地注意到,這種發生在校園的行動有三個特點:首先,這不是學生自發的單純的校園活動,而是同時出現在全港各區的「聯動」,背後有組織者、策劃協調人。其次,在純樸、稚氣的學生中,夾雜着成年人,即所謂校友。這些「師兄」「師姐」的出現,將校園行動複雜化。此外,他們所打出的標語和喊出的口號,與街頭激進暴力示威者的訴求並無二致。種種因素疊加,使得人們對所謂「校園人鏈」的性質,可以有一個大致準確的判斷。

 

此前,民陣及所屬個別教育團體和政治組織,藉着新學年開始的機會,發動罷課。或以黑衣遊行推波助瀾,或以設立平台直接操弄。事實證明,罷課不得人心,受到絕大多數市民,尤其是教師、學生和家長的抵制。結果未能如一些人期待的那樣,形成規模和持續態勢。然而他們並沒有放棄企圖,操弄「校園人鏈」成為另一種演繹形式。

 

香港經歷了大約3個月由激進示威引發暴力衝突的浩劫。在如此大背景下,「校園人鏈」雖然在形式上與罷課有所不同,本質上卻有其共同點,那就是將校園政治化。組織策劃者試圖以此方式,配合街頭尚未止息的暴力衝擊和破壞行動。參與行動的所謂校友,其中很多人曾經鼓動在學校內罷課。行動期間,人們常常可以看到,一些成年人在學校附近聚集,不斷喊口號。這已經不是單純的校園活動,它與社會持續了3個月的動盪連接起來,成為社會持續不安定因素的一部分。學生在不知不覺中,被牽入政治爭鬥和可能出現暴力的危險之中。

 

日前,有學校在行動中就出現由爭執衍生暴力的場面,有人因而受傷。「校園人鏈」行動,有成年校友參與,將人鏈延伸到校外,組織策劃者甚至想製造校與校、區與區之間的連接,以擴大社會影響面,增加氣勢。這實在是居心不良,唯恐香港不夠亂。教育局已作出呼籲,要求學生注意自己的安全。同時,呼籲家長和教師要讓學生盡量弄清楚參加的是什麼類型的活動,以及是否安全。

 

學校是教書育人之地,培養未來社會的建設者、接班人,而不是某些政治團體組織的繼承者、代理人。「校園人鏈」牽來的並非在法律和校規規範下的自由表達空間,反而使校園進一步政治化。將學生作政治籌碼,推向政治漩渦中心,向政府施壓,討價還價。這樣做,同樣損害校園的正常秩序,危害政府教育宗旨,違背學生的根本利益。對此,教育局應該給出清晰的指引,教師和家長也都有責任加以引導和勸喻,讓學生遠離危險,讓校園免遭政治化侵蝕。

 

2019年9月17日 (文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