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熊貓派 和屠龍派拉扯(鄧飛)

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鄧飛

 

上一期談到,近月在美國前後腳出現了兩次大規模的聯署公開信,第一次是呼籲不要把中國當成敵人,第二次則針鋒相對,宣稱中國是最危險的敵人。前者被稱為「熊貓派」,後者被稱為「屠龍派」。這種不無卡通風格的命名,絲毫不能掩飾和沖淡箇中所掩藏的巨大殺機,畢竟這是關乎美國政界乃至全社會將如何看待未來中美關係的定位,甚至可以說,這不僅關乎中美之間,更是人類社會最為重大的議題,今天中美兩國的體量和在全球的影響力,已經超過了當年的美蘇關係。

 

這兩個派系之間的辯論,絕對不是學術上的辯論,而實際上是對美國政界、商界和公眾進行的一種游說和動員。這同時反映美國在對華關係定位上的摸索和試誤──到底是堅持對華接觸,以促進中國走向美國滿意的政治和社會體制改革,還是乾脆開足馬力,全力對付中國,把中國的崛起給「推回去」?今天特朗普那種咄咄逼人的對華外交和貿易戰手段,一方面固然是他出於個人偏見和競選考慮而來的極端手段,但另方面也為上述這種試誤摸索進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實踐機會:到底對中國使出強硬手段,包括貿易戰、台海問題、香港問題、科技封鎖等,能在多大程度上迫使中國屈服?同時這些強硬手段也會直接影響美國自身利益,如農場界和企業界對貿易戰幾乎是敢怒不敢言,那麼順帶試驗一下,到底美國社會尤其是商界願意為全面惡化的中美關係承受怎樣的代價?特朗普的強硬手法更多是出於個人對華貿易和關係的認知偏頗,以及故作驚人狀的另類選戰手段,但客觀上的確為「屠龍派」提供難得的實兵演習。畢竟自中美建交以來,中間除了八九年事件外,大部分時間都是類似「熊貓派」的對華政策。

 

迎頭還擊好了,那麼對於中國來說,這些有什麼意義?雖常說,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但在全球化的世界裏,不可能不理會別人的干擾而能單純做好自己。好比開一間商舖,有人天天在你店前搗破壞,你如何能做生意?中國要做的應是好好利用特朗普所開出的強硬政策,實實在在地迎頭還擊,以向美國傳達出訊息:屠龍是做不到的!

 

2019年9月7日 (信報財經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