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香港不能没有執法 社會秩序有賴警隊(胡少偉)

教聯會副主席胡少偉

 

香港是世界上示威最多的城市。據英國《衛報》2017年向世界各地警察及相關部門查詢,香港在2016年有11854次公眾集會及1304次遊行,即平均每日有逾32次集會及超過3.5次遊行,比全球第二多示威城市墨西哥城的7011場示威多幾千宗。而香港這個示威之都的特點一直是和平為尚。為了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遊行,數以十萬市民於6月12日以和平理性方式參與。但與過往不同的是,一批反對修例的示威者在當早8時衝出龍和道、夏慤道佔領馬路,當天下午三時處心積慮的激進示威者,戴上頭盔和口罩用早已準備的磚頭、雨傘及水樽等物資,一路攻擊警方防線,並闖入已封閉的立法會示威區,迫警隊更換裝備以驅散示威者。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大部份媒體事後却指警方向「手無寸鐵」的示威人士使用非必要的武力。從這時開始,國際上評定為亞洲最佳的香港警隊已被不知名勢力,利用境內外媒體列為主要打擊對象。

 

自此以來,多次由泛民組織的大型遊行過後,總有別有用心人士去衝擊執法者。在一個月内,和平示威後警察總部曾遭包圍、立法會亦曾被佔領破壞。兩次包圍警總事件中,香港警察近乎「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示威者却封鎖警總出口、向警總投擲雞蛋、在牆上亂寫亂畫,甚至用雷射筆光瞄準警員眼部。他們是否有意挑起事端?民陣發起七一大遊行當日,部分激進示威者跑到立法會大樓衝擊,警隊當晚全數撒離,有媒體不責備破壞設施迫停議會的罪犯,却批評警方「設空城計」。大部份媒體及意見領袖點解偏幫示威者而針對警隊?更有網民聲稱要對執勤警員「人肉起底」,惡意地在網上公開警員的個人資料,包括手機號、配偶姓名、就讀過的高中;這使個別警嫂憂心有人會將子女就讀學校在網上公開。這些網民為什麽要加重警員的心理負擔?請問大家懂不懂他們為什麼?違法的示威者真想達義嗎?

 

7月13日上水遊行,有激進示威者在遊行結束後再刻意堵塞道路,投擲雨傘、鐵枝和不知名粉末襲擊警員,有警員遭示威者包圍;當天最少有16個警員受傷,有人身體中腐蝕性液體,有警員手臂、背脊等部位受傷。7月14日沙田和平遊行後,下午5時許幾百名戴著安全帽、眼罩和口罩的示威者排隊運送物資,有反對派議員扮居中調停阻警隊行動,刻意攻擊警方者是有有聯繫、有手勢、有計劃地築起路障堵路。其中一個現場視頻顯示,有示威者不斷向警員投擲磚頭、雨傘及水樽等雜物,在扶手電梯上把警員踢倒,圍毆落單的警員,直至一名攝影記者上前勸阻才平息。這次衝突造成28人受傷,2人情況曾一度危殆。警務處處長即晚凌晨探望受傷警員後表示拘捕了至少40人,疑犯涉嫌非法集結和襲警。

 

多場反修例運動示威衝突中,示威者追問警員號碼、追究警方過度使用武力、質疑監警制度,他們想繞過警監會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圖壓攝警隊依法執勤的決心;新城市廣場執法,警方既被質疑擅入私人地方,亦被批行動漠視對其他市民的影響。究竟警員是兵定是賊?示威者行為經常被媒體、政客和學者美化,警員執勤被迫用武則被各方責難說濫權、濫暴。香港為什麼成了一個只講立場不說是非的社會?過去數星期的和平示威後,暴力攻擊警隊的情況越來越嚴重,全港三萬五千名警隊成員正受到史冇前例的壓力,香港警隊能挺過這場危機嗎?

 

醫生救治病人不會怪患者點解傷病,消防入火場也不理是不是有人縱火,警員對惡意用武示威者也只能專業地執法。在未有蒙面法、辱警罪和限散播仇限例,警員執勤時又被真假攝記干擾,加上美英歐政客和媒體偏幫用武的反對派示威者,香港警隊當下可能是全球最困難的執法者。更不幸的是,參考始於去年11月17的巴黎黃背心運動,每週一次的黃背心抗議騷亂如期在法國街頭出現,香港和平示威後衝擊執法者的事件可能會是一場持久戰。

 

香港不能没有執法,社會秩序有賴警隊,作為一個幫港教育工作者,我祈每個警員執法平安!大家執法時要團隊協作,不强求去緝捕個別違法者而落單入險境。因為就算捉到都未必夠料去檢控,有得告上庭也未必入罪,告入若遇到黄官也會輕判;更可惡的是口口聲聲為香港的疑犯,會「着草」做異國難民、赴台尋政治庇護或往美英名大學留學。所以,每一個警員執法平安才是最重要的!天生有正氣,邪不能勝正!香港警隊一定唔會輸!

 

2019年7月21日 (幫港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