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勿讓政治奪走校園的靈魂(李曉迎)

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理事李曉迎

 

在過去的一段時間,相信每一位教育工作者都面對極大的挑戰。隨着反對派歪曲事實「妖魔化」《逃犯條例》修訂後,一些教育組織便趁火打劫般地跳出來狂刷存在感。更不惜以毀掉青年學子前途為代價,要求教師罷工、學生罷課,其醜惡嘴臉頓時表露無遺。在所謂「正義」口號的包裝下,不僅沒有負起「傳道、授業、解惑」的責任,倒是歪理邪說滿天飛不斷誤導師生。

 

豈能向學生灌輸政治立場

 

回想上個星期,香港教育界可謂醜相百態。當大多數辦學團體在大是大非面前保持沉默的時候,一些校長不單沒有想辦法保護學生,反而是將頭緊緊地縮進自己的辦公室裏,或者是發出模棱兩可的聲明,更有個別校長打着「尊重學生選擇」的旗號,放縱學生為所欲為,將學生擺在危險的社會運動最前線。一些教師知道在教室內公開要求罷課對自己不利,便用社交媒體發表鼓動學生上街和罷課,將個人政治立場植於學生腦中,讓學生在朋輩、師長壓力下,迫使家長在學校通告上簽署同意罷課。還有一些教師,當社會上警民關係拉扯到極度緊張的時刻,不僅不做和平的橋樑,更是假扮正義的在教室內向學生傳播仇視警方的信息。就在教育界一片混亂、家長焦急彷徨的時刻,特區政府教育局局長向全港辦學團體、學校發出「緊守崗位守護學生」的信函,重申反對將政治帶入學校,更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罷課。

 

很可惜當教育工作者和民眾一樣,被政治、民粹和自由主義衝昏了頭腦的時候,所有犯法的事情都成為了正義的代名詞。更荒唐的是當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機關履行自己職責的時候,卻被稱之為「白色恐怖」。一個失去理性的人,他只能在鏡中看到幻想的自己,卻將雙眼遮蔽地忽視身邊所有的人。

 

自上周開始香港大部分學校進入到下學期的大考中,雖然這個社會上有所謂的「一、二百萬」的市民通過行動表達了自己的政治立場,但是作為一間學校,裏面仍然有着不同立場的人。無論他們對修例和罷課的立場本着百分百的支持與反對,抑或百分之三十、五十或百分之八十的支持與反對,他們都在一個教室裏、都在一間辦公室裏,也都在一間學校裏。同時因為社會撕裂,很多學校都會接到家長陸續打來的求助電話,有擔心孩子學業成績受影響的,有投訴教師發表個人荒謬言論影響孩子對社會事件認識的,也有因為教師宣傳仇視警察而使得孩子對父母職業感到困擾的,更有的提出響應罷課向學校提出無理要求的,最讓人感到難過的就是那些要求學校攔着孩子不要上街的父母們……

 

在這段時間,所有的老師除了要處理期末考試的試卷、成績卡、試後活動之外,還要面對辦學團體、校長、同事、學生、家長的不同政治立場與訴求,其壓力之大可以想像。學校是社會的縮影,在一間學校裏面,作為一名專業的教師,我們絕不允許學生因為政治偏見或政治立場的不同而讓同窗之情、師生之情,甚至家人的親情而受到影響。此時作為教育工作者的我們更應該牢記自己使命,擔起應有的責任,就是無論外邊風雲變幻,校園內激情萬千,都不應該因為一邊聲音大而孤立或影響另一邊,都不應該因為個人的政治立場而凌駕於教育專業,都不應該在校園內傳播仇恨與不實言論!因為學校有責任保護每一名學生安全,無論這名學生的政治、宗教、種族、社會地位如何,他們都有接受教育的權利,都有被保護和被愛護的權利。沒有人會認同「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式的民主!因為這只是打着民主旗號的謊言。

 

口裏說「民主」其實為選票

 

當社會逐漸恢復平靜的時刻,那些仍然指鹿為馬地宣傳罷課和仇視政府的組織,請不要再給已經面對極大壓力的教師們增添新的負擔,更不要讓更多的學生離開校園。請撕掉你偽善面具,專業一點,鼓起勇氣告訴大家:其實你只是為了選票,只是想重奪逐漸失去的話語權而已!

 

2019年6月19日 (大公報 A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