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香港司法獨立不容指手畫腳(黃錦良)

教聯會主席黃錦良

 

最近,香港廉政公署完成對涉及梁振英個人的所謂UGL案調查,律政司據此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這是再正常不過的司法程序,對投訴者的舉報,經多年調查取證,並未有可以對被投訴人定罪的事實依據,故此作出不起訴決定。程序是法定的,律政司的決定權也由法律授予。基本法條文明確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

 

然而,律政司依法行使職權的正當行為,卻接連遭受來自民主黨成員、大律師公會等的質疑甚至對抗。在完全沒有法律依據支撐的條件下,對律政司頤指氣使,指手畫腳,要求按「慣例」外判,依循過往「政策」,尋求獨立人士的法律意見,重新檢視UGL案。想要達到之目的,雖然沒有明說,但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所謂UGL案,港人並不陌生,從一開始就是某些政客的借題發揮和政治算計。這宗涉及商業合同的交易,被反對派不遺餘力地催谷、渲染,成了UGL案,甚至以此作為試圖扳倒時任特首梁振英的最後手段,充滿政治的敵意和先入為主的固執偏見。後來,某些政客還跑到英國、澳洲等地告洋狀,當地的法院都不予理睬,碰了一鼻子灰。現在,這些政治勢力又借着香港律政司依據廉署調查結果作出不起訴決定的時機,試圖再攪動一池清水。

 

律政司職權「不受任何干涉」

 

律政司早前作出聲明,已經將依法作出決定的理由講得清楚明白,依據的兩個原則也列明其中。聲明中提到:「除非檢控人員信納在法律上有充分證據支持提出檢控,即這些可接納和可靠的證據,連同可從相關證據作出的合理推論,有相當機會能證明有關罪行,否則不應提出或繼續進行檢控。驗證標準則為是否有合理機會達致定罪。」白就是白,黑就是黑,哪有要求律政司指鹿為馬的道理?

 

廉政公署是一個歷史悠久、赫赫有名的反貪機構,律政司也是一個大律師雲集的機構,質疑甚至對抗律政司在廉署調查結果基礎上做出專業的法律決定,要求這樣做、那樣做,如果不了解香港的司法程序,那是法盲;如果知法懂法,那就是被自己的政治取態衝昏了專業的頭腦,以政治偏見凌駕法律。至於決定的產生,只要依法有據,是否有法定之外的「慣例」和「政策」,要諮詢誰的意見,是律政司職權範圍內的事,且「不受任何干涉」。律政司依據調查結果,憑借客觀事實,作出不起訴決定,完全依照香港現行法律制度所確立的方式和程序進行,體現了香港「一國兩制」社會法治的特點,彰顯香港司法制度的獨立性,公平、公正且完全透明。

 

不起訴決定「無顯性偏頗」

 

法治是香港賴以驕傲的核心價值之一,是社會寶貴財富。特區政府正帶領各界「一起前行」,逐步修復違法「佔中」期間被侵蝕的法治基礎,維護憲法、基本法和其他各項現行法律的威嚴,確保持續穩定繁榮局面。尊重香港獨立的司法制度和實踐,尊重律政司在處理UGL案上所作出的法律決定,尊重司法程序的正義,是必要的,不容置疑的。沒有法律認可的證據,沒有法律支撐的各種要求,試圖再延續「倒梁」的算計,甚至以政治的訴求相威脅,只會徒勞無功。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日前休假返港,在機場見傳媒時,對香港一些政治勢力試圖干擾和破壞香港司法獨立的言行,毫不留情地給予駁斥,明確表示:律政司能夠作這個檢控決定的時候,無利益衝突,無任何顯性的偏頗,為何要另外尋求一個法律意見?因為要卸責嗎?不是的,是要有擔當地做事,按法律和證據處理這件事情。她呼籲外界不要將法律問題政治化。簡短的話語,誠懇中包含了威嚴,所體現的正是香港法治社會的價值觀和司法獨立的不可冒犯。

 

香港司法獨立,豈容某些政客指手畫腳?我們支持律政司在UGL案上採取的正確做法,擁護律政司早前聲明中作出的不起訴決定。同時,也奉勸某些政客,不要再借UGL案製造混亂,破壞港人珍惜的法治環境。

 

2018年12月29日 (文匯報 A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