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培育青少年尊重憲法意識(黃錦良)

剛過去的12月4日是第五個「國家憲法日」,國家主席習近平此前作出重要指示,強調「依憲治國」和「依憲執政」,號召國人「尊崇憲法、學習憲法、遵守憲法、維護憲法、運用憲法」。當天,在北京和香港特區都舉辦了相關的座談會。

 

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以法律的形式確認了中國各族人民奮鬥的成果,規定了國家的根本制度和根本任務,具有最高法律效力。設立「國家憲法日」,旨在弘揚憲法精神,樹立憲法權威,促進宣傳教育,推動全社會憲法意識和法治思維的形成,意義重大。香港作為國家一個特別行政區,彰顯國家主權的憲法對香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憲法和《基本法》構成了香港的憲制基礎,是「一國兩制」的法律源頭和根本保障。因此,了解憲法、尊重憲法,維護法治的權威,是香港保持穩定繁榮發展的必然要求,也是每位港人的責任和義務。

 

落實憲法教育刻不容緩

 

中聯辦副主任黃蘭發於香港舉辦的座談會上致辭時指出: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加強香港社會特別是公職人員和青少年的憲法和《基本法》宣傳教育,是推進全面依法治國和維護香港法治的應有之義,也是此次活動的「初心」。作為一位香港的教育工作者,我特別留意到,對青少年的宣傳教育被強調,表明在香港舉辦「國家憲法日」活動,寓意深刻,青少年教育這項內容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青少年是「一國兩制」實踐的繼承者、國家未來發展的動力,從小養成了解憲法、尊重憲法和自覺維護法治的良好素質,在香港目前社會環境下,顯得更加重要、迫切。

 

憲法、《基本法》和香港現行法律像環環相扣的鏈條,形成了香港社會治理結構的完整法律體系。過去相當長一段時間,香港某些政黨和人士,從其政治取態和利益出發,經常在重大問題上,故意割斷憲法與《基本法》,或者憲法、《基本法》與香港其他法律的必然聯繫,模糊憲法的法律源頭地位和作用,玩弄文字遊戲,歪曲國家主體的社會性質,漠視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全面管制權,貶低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的法律地位。這些錯誤行徑,往往誤導毒害青少年,模糊法治觀念,使得一些人看不清問題的本質所在,容易跟風盲從。這就給香港全面準確落實《基本法》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製造障礙。

 

對國家憲法的宣傳教育、認識了解,在香港一直是塊短板,實有必要加以重視。政府正在努力修復被侵蝕的法治基礎,因此現階段開展「國家憲法日」活動,撥亂反正,培育青少年憲法和法治意識,養成尊重憲法、維護法治的自覺性,自然成為青少年教育的重要內容。憲法的宣傳教育,亦有益於增強青少年的國家觀念和國家認同。要做好這項工作,需要政府、社會各界,尤其是教師和學生家長的共同努力。

 

作為香港教育機構管理者,政府在如何做好青少年憲法宣傳教育問題上責無旁貸,政府有必要改善現時對專上院校和中小學校憲法和《基本法》教育的支援,增加必要資源,制定切合實際指引,做好督導和檢討工作,使之落到實處,收到良好效果。每一位教育工作者也都有責任,使學生對由憲法、《基本法》和其他法律等構成香港完整法律體系的現實有一個清晰認知,理解憲法所涉及到的國家概念的深刻內涵。引導青少年在分析社會問題時,要能夠形成完整的法律框架,清晰正確的脈絡,並在此基礎上作出獨立的分析判斷。

 

在專上教育方面,要使學生對包括國家憲法在內的香港法律體系有較為深刻的認識理解,尊重香港法律體系的完整性,養成尊重憲法、維護法治、運用法律的能力和自覺性,並在此基礎上正確地分析國家發展的現狀和存在的困難,牢固樹立國家觀念,學會從國家發展的大局看香港發展的趨勢,並對政府的施政提出合理合法的意見和建議。對於那些模糊憲法與《基本法》關係,將憲法、《基本法》與其他香港現行法律對立起來的錯誤觀念,要及時給予糾正。

 

國歌法與憲法教育結合

 

就中小學教育而言,應當把普及憲法知識與普及《基本法》知識結合起來,在推動《基本法》教育的同時,逐步增加憲法教育的內容和比重。去年,教育局制訂新的課程指引,並要求在初中階段未開設「生活與社會科」的學校,單獨開設《基本法》相關課程,教育局因此編製了教學時數為15小時的「憲法與《基本法》」獨立單元,確保所有學生均有機會學到必須掌握的內容。

 

這對憲法和《基本法》的教學起到促進保障作用,但憲法教育仍然存在兩個不容忽視的問題:

 

首先是在憲法教育上,缺乏適合中學生學習的教材套。現有課程欠缺對憲法作系統介紹,只是就《基本法》提到的一些常識性問題,作出概念解析,未有涉及的部分則沒有提及。因此,有必要從憲法作為國家根本大法地位的角度,單獨介紹憲法,形成一個系統完整概念,尤其在涉及國家主權、性質、運作、特點等知識上,使學生形成的國家觀念具體而充實。

 

其次,現實教育局對憲法和《基本法》的教育,重心擺在學生的初中階段。至於高中階段,教育局安排持續學習的內容,主要分布在通識教育科(核心科目)以及相關選修科目。依據學生成長特點,這一階段應該是重點。政府應該像初中階段教學安排那樣,作出具體指引,有明確的課時要求,有可供教學參考、類似「憲法與《基本法》」獨立單元那樣的教材,側重於各概念之間聯繫與系統性介紹,使學生能夠更進一步掌握相關知識,並能逐步理解運用。

 

《國歌法》的本地立法程序即將展開,政府可以將《國歌法》本地立法以及今後的宣傳教育,與國家憲法的宣傳教育結合起來。尤其是在青少年教育上,可以按照《國歌法》立法的原因、依據,追根溯源。從形式上,使學生更加形象地了解香港法律體系的完整性、形成的根源依據;從內容上,使學生更好理解國家主權的定義概念及其深刻內涵。

 

(2018年12月24日,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