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雞鳴狗盜,士所不至——也談香港人才指數排名下滑(鄧飛)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

 

北宋王安石的《孟嘗君傳》有一名言:「雞鳴狗盜之出其門,此士之所以不至也!」講的是戰國時代「四公子」之一的孟嘗君,號稱門下食客三千,最為禮遇各種人才。可奇怪的是,儘管如此,孟嘗君並沒有憑着手下人才濟濟而做出了什麼豐功偉績。王安石寫下一篇短評,認為孟嘗君其實手下並沒有真正能夠安邦定國、經世濟民的人才-士人!有的只是一些只懂偷雞摸狗、鬼蜮伎倆之徒。正因為門下充斥這些不入流、不上檔次的人,所以才令到真正的知識分子、人才不屑加入孟嘗君的隊伍。

 

雞鳴狗盜,士所不至!恰恰是現在香港所處的狀況。

 

近日,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公佈《2018年世界人才報告》,香港排名下跌六位,跌至第十八名,低於排第十三的新加坡。香港在報告的三大指數都出現下跌,其中「吸引與留住人才」指數由第十一跌至第十四,連續兩年下跌;「人才準備度」亦連跌兩年,今年由第六跌至第九。

 

吸引人才能力節節下降

 

香港從來都是一個開放而又講究法治與文明的社會,從來都能做到海納百川,聚天下英才而用之。何以今天的人才排名和吸引外來人才方面出現了下滑?而根據眾多國際機構的評級,香港仍然在自由開放程度、法治水平方面是處於全球極高排名。2016年底公佈的美國著名智庫CATO及加拿大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人類自由指數報告,根據79項指標,香港在全球159個國家或地區中排名第一,是連續6年蟬聯冠軍。

 

另外,根據世界正義工程評定的「2017-2018年法治指數」,香港的整體法治水平在113個國家和司法地區中排名第16位,而在「消除貪污」方面則排第10位,尚在美國之前。如此自由開放、法治廉潔的社會,為何在吸引人才方面會節節下降?

 

問題肯定出在內部

 

當我們的大學校務委員會正常開會之時,還要面對校內激進大學生的百般滋擾阻撓時,我們還能說香港是重視人才的嗎?

 

當我們的大學副校長嘗試向同學解釋學校政策時,竟然被激進學生包圍,限制行動時,我們還能說香港是重視人才的嗎?

 

當我們的大學每年進行開學典禮、畢業頒發證書典禮之時,如此隆重的場合,年年被一小撮激進學生進行「激進政治行為藝術」,不僅打亂大會程序,破壞莊嚴氣氛,而且公然以各種肢體動作甚至語言羞辱主禮嘉賓時,我們還能說香港是重視人才的嗎?

 

當我們的大學校園屢屢出現羞辱國旗、宣揚「港獨」,乃至以惡毒言辭詛咒不同政見人士時,而有出於義憤的學生奮起抨擊,這些同學卻飽受網絡欺凌,甚至生活滋擾,我們還能說香港是重視人才的嗎?

 

當參與選舉的正當候選人在進行正常選舉宣傳時,反對派的助選人員以各種流氓手段和言辭不停加以騷擾,粗口和不雅用語不絕。競爭可以良性,惡意有違文明,我們還能說香港是重視人才的嗎?

 

當不少來自內地和海外一流高等學府的人才希望來到香港一展所長,既發展個人事業,又推動本地發展時,卻總是不得不面對「本土派」及其媒體不斷明裡暗裡、含沙射影地嘲弄排斥,我們還能說香港是重視人才的嗎?

 

反對派尤其是激進分子,越發流氓化的手段,就是雞鳴狗盜的下三濫伎倆,不僅嚴重損害香港固有的文明形象,而且嚴重打擊了香港匯聚天下人才的吸引力。請記住這句古訓:雞鳴狗盜之出其門,此士之所以不至也!是時候要重整綱紀了!

 

2018年11月23日 (文匯報 A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