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韓國瑜當選與否對兩岸關係的指標意義(鄧飛)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鄧飛

 

台灣的「九合一」選舉在即,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聲勢浩大,民意支持遠超對手民進黨候選人陳其邁,形成一股所謂的「韓流」。這邊廂,引得民進黨支持者也不得不借用金馬獎頒獎禮上,導演傅榆的相關發言,試圖煽起所謂的「台獨」悲情意識,挽救明顯處於劣勢的選情。那邊廂,國民黨一眾大佬們對着出乎意料的「韓流」,表現得態度曖昧。黨主席吳敦義南下高雄助選,忽然冒出一句侮辱民進黨籍高雄前市長陳菊的話來,在選前的非常時期,這位素來老成持重的黨主席突然說出這麼一句輕佻語,是因勝券在握而失態失言,還是擔心「韓流」會重演成當年李登輝時代的「宋楚瑜效應」,實在耐人尋味。

  

有助遲滯「法理台獨」?

  

不過,任何關心中國統一大業的人士,都應該從兩岸關係發展的這個大局角度,來看待這場選舉中「韓流」所可能帶來的影響衝擊,而不僅僅糾纏在花絮式的細節。海峽兩岸如果能加快走向和平統一,這固然是全球華人樂見之盛舉。但要實事求是地看問題,這個局面在非常短期之內難有實現的可能性。因此,政治總是退而求次佳之選,放到台海問題上,這個次佳之選當然是盡一切力量阻止台灣走向「獨立」,同時讓大陸可以贏得更多時間深化改革開放,厚植實力。

  

因此,一個大局之問必然是:接下來的兩岸政策,是繼續依靠國民黨制衡民進黨,使其不能滑向「法理台獨」(但肯定不能阻止民進黨的各種「文化台獨」行動)?還是事實上主要靠大幅度減少乃至近乎封鎖大陸向台灣輸送經貿利益,從而令民進黨執政者無法產出任何改善經濟民生的政績,繼而打擊其民意支持度?這次選舉忽然冒出的「韓流」,純屬「黑天鵝」事件,但其最終效果能否強化前者,而毋須再依靠後者呢?

  

先說後者——減少經貿輸送以打擊「台獨」執政者的施政民意支持度。自陳水扁2000年參選「總統」以來,民進黨一直通過操縱社會悲情來贏得選舉,但畢竟無法靠社會悲情來贏得政績。當選之後的政績,歸根結底還是要看能否通過有效施政來改善經濟民生。一方面台灣經濟不振,年輕一代薪金長期徘徊低位且缺乏上流機會,已是人所共知的;另一方面,目前無論是全球經濟格局,還是以大陸發展為火車頭的大中華地區發展趨勢,都充分說明了大陸發展對改善台灣經濟民生有着其他國家和地區都難以替代的牽引帶動作用。

  

但礙於對「台獨」意識的偏執心理,民進黨當局就是堅決否認「九二共識」,寧可放棄借助加強台海關係來解決經濟民生、累積政績民望的機會,堅持要走各種「文化台獨」、「法理台獨」的道路。大陸因此而大幅度減少向台灣輸送經貿、旅遊等往來的行動,既是針對否認「九二共識」的應有之義,也實際上對民進黨執政者的政績累積和民意支持度構成了相當的打擊。

  

再說前者——依靠國民黨來遲滯「法理台獨」行動。國民黨當然不會如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張安樂般高喊反「台獨」口號,甚至也不會阻止民進黨修訂學校課程、原住民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等問題上推動「文化台獨」。但在一定時間內,國民黨還是會以維護「民國憲法」和法統,以及不予大陸武力攻台的名義,來阻止民進黨和任何綠營政團以「修憲」和修訂公投法來落實「法理台獨」。但早已徹底「本土化」的中國國民黨,在面臨「台獨」民粹熾熱的社會實況下,早就不敢打正旗號反對「台獨」了,因此這個遲滯時間不知還能持續多久。

  

而這次「韓流」的指標意義恰恰在於,韓國瑜嘗試了一條既可以充分利用民粹社會情緒,但又不必訴諸「台獨」的競選理念之路。簡單來講,就是「非『台獨』但仍接地氣」,而且所到之處,風靡萬千市民。因此,如果他真的當選高雄市長,那麼至少有以下的意義:

  

三重角度觀察選舉結果

  

第一,如果能夠高票當選,是否能夠理解為「最深綠」的高雄,民情已在執著於「台獨」悲情與渴求改善經濟民生之間的抉擇中,漸次回復理智呢?

  

第二,高雄市議會有66席,目前民進黨佔有35席。如果國民黨籍的韓國瑜當選市長,但民進黨仍然佔據市議會過半數議席的話,會否深陷府會之爭,而無法把這條「非『台獨』但仍接地氣」理念之路,轉化成促進經濟民生改善的累積政績之路呢?

  

第三,國民黨中央將如何看待第一、第二的局面呢?在國民黨大佬們各有盤算、黨產被民進黨政府剝奪等危機下,國民黨在未來選舉中翻盤的機會本已不高,「韓流」如果成功,是未來翻盤的唯一驅動力和興奮劑。但如果要大佬們屈從於近乎被驅離出黨的邊緣人韓國瑜,乃至接受韓的理念作黨的主流價值理念,又萬般不願。對於國民黨中央來說,這是一個公私兩難的抉擇。

  

但對於筆者提到的大局來說,國民黨如果沒有足夠的議席和實力,要做到上述的「遲滯『法理台獨』行動」,根本就是有心而無力(何況這個「心」也不知能維持多久)。如果最終國民黨的大佬們取私而捨公,堅決拒絕把「韓流」的理念正統化,那麼這個政黨就不可能為兩岸的穩定局面再有任何作用了。吳敦義失言之後,韓國瑜迅速與之切割,就算韓勝選了,實力也不足以脅地方而鼎革中央。

  

對於民進黨來說,防止出現上述的第一、守住上述的第二,是最為理性的政治計算。一旦韓國瑜當選後陷入高雄府會相爭的泥漿摔跤困局,不僅韓無法兌現改善經濟民生的選舉承諾,更遑論上升成為國民黨的新價值理念了。因此,上述「減少經貿輸送以打擊『台獨』執政者的施政民意支持度」策略,恐怕還要維持相當一段時期,當然還要輔之以更多的優惠政策來吸引台灣年輕人赴大陸發展。

 

2018年11月20日 (大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