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中美貿戰 雙輸累民 和鬥相續 有益全球(胡少偉)

教聯會副主席胡少偉博士

 

美國優先是特朗普在總統競選期間的重要議題,在當選亦成為這屆美國政府的外交原則;在貿易方面,特朗普政府明顯地以單邊主義推行保護美國政策,至今已先後向多個貿易夥伴加增關稅,從而逼各國向美國讓利。在這大環境下,中美貿易關稅戰展開。美國總統特朗普於7月6日首次對34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25%的進口關稅,作為反制,中國於同日對同等規模的美國產品加徵25%的進口關稅。有關是否支持美國政府開展關稅戰,皮尤中心於7月19日公佈民調顯示,支援和反對關稅戰的美國選民分別佔49%和40%;而在共和黨和民主黨內,支持者和反對者分別高達73%和77%。可見,特朗普的關稅戰政策雖在美國社會有爭議,但當時卻得到不少共和黨選民的支持。其後,美國政府於8月7日發動第二擊,宣佈8月23日起向總值160億美元、合共279種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中國商務部於8月8日晚發布對美輸華160億美元商品加徵25%關稅,並隨美加關稅措施同步實施。

 

與此同時,美國政府於7月11日便宣佈可能對從中國進口的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關稅,8月2日更宣稱將加徵稅率提高至25%。按美國施政的程式,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曾於8月20日在華盛頓舉行擬針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加徵關稅進行了為期6天的聽證會,雖然超過9成參與者持反對意見,力圖阻止美國對華輸美商品加徵關稅;但這場走過場的聽證會後,使很多美國商界及外貿持份者願望落空。美國政府於9月18日宣佈對從中國進口的2000億美元商品實施加徵關稅的措施,自2018年9月24日起加徵關稅的稅率為10%,並將於2019年1月1日起提高到25%。為了維護自身權益和全球自由貿易秩序,中方不得不同步進行反制,對從美國進口的600億美元商品徵收5%或10%的關稅做為報復。

 

中美貿易戰進入新階段,被捲入的兩國商品總值,也從之前的500億對500億,增加多2000億對600億。無論是美方加徵關稅,還是中方被迫反制,中方在這場經貿摩擦兩面均是受害的;據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人員在8月的預測,美國對中國500億美元商品開徵25%的關稅,影響中國GDP約0.10%到0.12%;若在這基礎上對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10%的關稅,預計影響中國GDP約0.20%到0.25%。加上,美國現時向中國2500億輸美貨品加徵關稅,而中國雖已將大部份美國入口貨品加徵關稅,但加關稅總貨額只有一千多億;在加徵關稅方面,美國是多收了的。再者,為了加強對外開放,國家發展改革委、商務部於6月28日發佈2018年版外商投資准入負面清單,中國在22個領域推出新開放措施,7月28日起外資進入銀行、證券、汽車製造、電網建設、鐵路幹線路網建設、連鎖加油站建設等一系列限制取消;有評論指這做法是滿足美國打關稅戰的理由之一,算是美國今次貿易戰的一個成果。

 

然而,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在美國國內也受到一些壓力,其一是美國共和黨金主、科氏工業集團掌門人科克資助的政治組織Freedom Partners於7月宣佈斥資6位數美元,以電視廣告宣傳反關稅資訊;科克一直反對特朗普總統的關稅計劃,表示如貿易限制擴大至一定程度,可能帶來嚴重經濟衰退,並威脅不再支持共和黨保守派政客。再者,從對中國產品加稅清單可以看出,95%都是中間商品或生產需要的機械設備。這意味美國相關零部件生產商會因增中國關稅而提高生產,但美國國內下游生產商則承受成本增加、競爭力降低、業務縮減的代價;總體上美國社會不一定會因加中國貨品關稅而獲利。而且,著名的哈雷摩托、特斯拉電動車等已成為特朗普關稅大棒下出逃的企業;事實上,據CNN於9月的報導,數千家美國企業已要求政府將某些產品排除在關稅清單之外,聲稱無法在中國以外找到供應所需產品的供應商。

 

與此同時,中國美國商會和上海美國商會曾訪問430個會員企業,瞭解中美貿易戰對美國各行企業影響,9月14日發表結果顯示6成企業認為受關稅影響,其中分別有80.5%和75%車企表示受美國和中國關稅打擊,是唯一同時受兩邊關稅打擊的行業。過往,美國商界抱怨中國營商環境惡化,是為了擴大中國的市場准入,但並不想失去中國的市場,更不願看到中美經貿關係惡化。另一點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美國的關稅措施有著意減少對美國消費者的影響,但新一輪關稅商品中的消費品種類增多,包括汽車輪胎、傢俱、木製品、寵物食品、棒球手套等。美國全國零售聯合會於9月20日估計,若中國製傢俱需收25%關稅,美國消費者每年則需額外支付45億美元;若美國向中國製行李箱、手袋等徵收25%關稅,美國消費者亦需額外支付12億美元。還要關注的是,彼得森研究所早於2016年9月發表報告認為即使是短暫的貿易戰情況,美國私營領域預計將失去 130 萬個工作崗位,佔該領域就業總人數的 1%。這些對美國經濟各方面有負面影響的發展,特朗普政府是不可能完全無視的。

 

眾所周知,中國是美國飛機和大豆的第一大出口市場,汽車、積體電路、棉花的第二大出口市場;2017年美國出口中57%的大豆、25%的波音飛機、20%的汽車、14%的積體電路、17%的棉花都銷往中國。中美貿易戰開打後,中國減少了輸入美國農產品,特別是從美國入口大豆;為緩解美國農業地區對農產品價格下跌的焦慮,特朗普曾於7月提出120億美元的農業援助計劃。美國農業部於8月27日表示從9月4日開始,向農民兌現首批逾60億美元的農業援助,其中包括向農民直接支付47億美元,以幫助抵消農戶部份損失。但正如伊利諾州大豆種植者協會副主席在上述計劃宣佈後的聲明中稱:「短期援助不會帶來長期的市場穩定」、「生産者需要的是貿易而非援助」。可見美國有不少農民是不滿意政府現時的中美關稅戰。

 

在貿易摩擦的背景下,中美兩國並未停止溝通,也嘗試尋找符合雙方利益的解決方案,以彌合雙方貿易分歧。據報章反映,中方一直願意向美國提出一些開放市場的措施,增加對美國能源和農產品的進口,並保證人民幣不會大幅貶值。至今,中美高級別的磋商已進行四輪,這些磋商曾取得了不少共識,雙方甚至發佈了聯合聲明;但是美方出爾反爾,拋棄這些共識,並採取了貿易限制措施,這使中美談判勞而無功。據英國《金融時報》於8月21日引述來自中美官員的消息稱,中美貿易談判的重點是圍繞一份包含美國140多條具體要求的清單;該清單早在今年5月的首輪貿易談判時,特朗普政府就已提出,當中包括迅速批准萬事達卡和維薩進入中國支付市場的申請,允許摩根大通集團在它的中國證券合資企業中購買多數股權等。

 

有內地評論指今次中美談判的本質就是美方提要求,中方肯不肯讓步的過程,並指特朗普總統看來意志堅定,能按5月份的清單的話便可停戰,不能完全滿足就繼續打。也有內地評論指中方對該清單有些底線是不會讓步的;比如有一項要求開發雲計算市場,涉及中國的國家安全,中方無可能會考慮讓步。《華爾街日報》於8月24日報道亦稱據追蹤會談情況的人士透露,中美貿易談判沒有任何明顯取得進展的跡象,降低了很快達成一項協定的可能性。回顧中美貿易的發展歷程,美國遏制中國的戰略一直存在;作為一個全球化的商業社會,中美經貿合作對美國商界和消費鏈有著巨大利益,但這些利益可能會沖擊美國對華激進精英的戰略,這使當下的中美關稅談判找不到出路。根據彭博新聞社於10月對60多位經濟學家進行調查後得出的中位數預測值,美國明年的經濟增速將從2018年的2.9%降至2.5%,而中國的增速亦將從6.6%降至6.3%。世界最大兩個經濟體之間的博弈,若不加以控制,將繼續損害兩國以及全世界的繁榮和發展。

 

歷史經驗告訴人們,一個繁榮的中國對美國有利,一個繁榮的美國對中國也有利。正如習近平國家主席反復強調:「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系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系搞壞」。中國無意改變美國,也不想取代美國﹔美國無法左右中國,更不可能阻止中國的發展。貿易戰無贏家;中美經貿摩擦衝擊和損失最後有多少,對兩國和兩國人民都是雙輸的。而令人洩氣的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於10月2日表示若無法達成協議,會對另外的267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屆時,中方已無美國入口貨品可增關稅,兩國貨品關稅戰會擴至服貿關稅戰呢?這是誰在此刻也說不清的。刻下,中方看來不會受特朗普的威嚇而照單全收,但雙方有妥協空間嗎?中美縱使不能有一個雙方滿意的貿易協議,但可否提出一個不惡化關稅戰的妥協,以免兩國商界、工業界和人民受到比現時更大的傷害。

 

當前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和社會資訊化,很多國際問題如氣候變化、網路攻擊、核武限制、環境污染、流行疾病、跨國犯罪等問題均需中美兩國合作商議。人類只有一個地球,國際社會亦已成為一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不論中美兩國領導人是否願意,兩國人民實際上同處在一個命運共同體中。兩國不應只受少數激進精英跨大的經濟矛盾而徹底對抗,世界需要中美兩國懂得和鬥相續,而不是無休止地擴大貿易戰累民雙輸。中美兩國決策層會否拿出令關稅戰停一停、抖一抖的智慧?共識暫時不擴大中美貿易關稅戰;這不單可減少兩國人民進一步受到傷害,亦有利全球經濟不被拖累而停滯或倒退!

 

2018年10月8日 (幫港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