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財政預算案與一國兩制(黃均瑜)

資深教育工作者黃均瑜

 

財政司長陳茂波早前公布了下年度的財政預算,主打「共享」措施。本文不欲評論其內容,只想提出一個另類思考——那就是在制訂特區政府的財政預算案時,應否有「一國」的思考。

 

根據《基本法》,香港特別行政區保持財政獨立,收入全部用於自身的需要,不需上繳中央。按此原則,特區政府的財政預算的確是不須理會內地的情况,可以自行其是的。况且,起草基本法的時候,香港無論是在經濟發展、社會建設、文化建設、文明程度甚至是政治建設,都是遠遠拋離內地。香港作為領跑者,當然也毋須理會遠遠落後的追趕者。而在國家的層面,也是樂見香港的「放飛」,因為國家還是處於「摸着石頭過河」的探索階段,領跑的香港可以為內地樹立標杆作用。

 

香港是否需考慮配合國家脫貧目標?

 

香港回歸20年,內地發展神速,差距逐漸縮減,有些地方甚至開始超越,特別是從現在到本世紀中葉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探索的階段已經結束,中國向前發展的路徑已是清晰,各項指標和達成的方略亦已定下。

 

在此大勢之下,國家是否仍然放任特區政府自行其是,固然是一個疑問;更重要的是特區政府的主事人在策劃和部署特區未來發展的時候,是否需要開始有點「一國」的思考,是一個值得研究的問題。

 

舉例來說,國家已定下2020年全國脫貧的目標,並且要做到「精準脫貧」,不能掉下一個。香港特別行政區作為國家的一部分,是否需要考慮配合此目標呢?

 

在去年十九大報告公布之後,已經有本港記者提出此疑問。當時勞工及福利局長羅致光回答的時候,已經斷言香港的情况不同,不能類比,因此亦不會有同樣的時間表。

 

誠然,內地採用的貧窮標準是「絕對貧窮」的概念,而且標準比較低,現時計算只是每人每年平均收入少於2300人民幣;而香港所採用的是較為複雜的「相對貧窮」概念,於2013年按全港住戶收入中位數的一半而定下貧窮線。經過了3年多的扶貧努力,貧窮線下的人口總共減少了30多萬。到2016年底,計算了所有政府資助政策的介入後仍然有90多萬人生活在貧窮線下。按照現行的扶貧政策和進度,要2020年全部脫貧是幾乎無望的了。要不要處理?

 

預算案對貧窮問題無半點着墨

 

按照基本法,處理貧窮問題絕對是特區自治範圍內的事情,特區政府大可自行其是。只是到了2020年當中央宣布全國脫貧並且進入全面小康社會的時候要加上附註——「香港除外」。當然,特區政府官員仍然可以辯稱此「貧窮」不同於彼「貧窮」而無動於中,但我作為香港人,面上就確是過不去。

 

就算香港現時生活在貧窮線下的90多萬市民全無收入,要幫助他們全部脫離貧窮線,也只是要額外動用不超過40億元,在政府坐擁巨大儲備和財政盈餘之下是綽綽有餘的。可惜,今次財政預算案對此卻無半點着墨,莫非要待到2020年才來個石破天驚?

 

2018年3月7日 (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