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在中國新時代的港人 從哪裏學特區的歷史?(胡少偉)

教聯會副主席胡少偉博士

 

2017年10月中國共產黨十九大報告提出中國發展進入了新時代,明確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的基礎上;再奮鬥15年,在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並到本世紀中葉,把國家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因應國家發展進入一個新時代,執政的中國共產黨提出了十四個堅持,其中一個與特區港人息息相關的,就是堅持「一國兩制」。

 

在這個新環境下,港人不能再以「化外之民」心態去看國家的發展,而應看到國家所需、香港所長而投入中華民族復興夢的建設中;尤其是建設粵港澳大灣區的構想,既是國家發展的一個戰略重點,也是香港日後發展成敗的關鍵。港人應吸收對兩地融合不夠積極的經驗,認真檢視特區成立前後的教訓,從而把香港「一國兩制」的實踐推上一個新的台階。

 

正如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月14日給香港少年警訊成員的回信中,表示希望他們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多學點歷史。但在香港從哪裏可學好特區的歷史呢?香港特區的成立歷史不單沒有在教科書中有正面的提及,連特區政府出版的香港年報內的歷史中,也沒有說明全國人大代表大會於1990年4月4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1條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作出設立香港特區的決定,並由中央頒布香港區旗和區徽的圖案。這個特區成立的歷史竟然未被香港官方年報所提及,請問港人可以從哪裏學好中國香港特區的歷史呢?

 

在最新一份香港年報(2016)第二十二章《歷史》編內,有清楚地提及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訪華,卻沒有說明當時國家領導人鄧小平所提出的「一國兩制」;而在這方針指導下,全國人大於1982年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1條規定: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為「一國兩制」提供了法律依據。更加不用說的是,香港官方年報內也沒有指出在1983年初,國家已就解決香港問題形成了12條基本方針政策。回歸前香港政治歷史沒有提及中國,大家都會猜到原因;但中國恢復香港主權後,這份官方歷史文件也沒有提及特首述職、議會民主的發展、人大常委多次的釋法和在哪些全國性法律列入《基本法》內並適用於香港,原因是什麼呢?

 

有趣的是,在這個特區官方的歷史中連中國人民解放軍駐港部隊及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在港的設立,並負責香港特區的軍事和外交的事務也未有提及。甚至,連影響香港的經濟和民生而涉及兩地的事件,包括《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的簽署、國家推出內地居民港澳個人遊計劃、逐步讓香港成為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和兩地大型基建的合作等皆一一沒有提及。

 

這些於「一國兩制」實踐後對香港發展有明顯影響的事情都未列入特區官方歷史之內,試問要香港學生學好中國香港特區的歷史又談何容易呢!在對中國香港特區的前世今生也搞不清的情況下,港人又怎可在中國新時代中更好地落實「一國兩制」呢?

 

2018年3月3日 (幫港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