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法理依據與人治(黃均瑜)

教聯會會長黃均瑜

 

一些人質疑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欠缺法理基礎,因此是「人治」。其實在人大常委會的公告中已充分說明了作出這樣決定的理據,只是有些人裝作看不見而已。再者,所謂的法理依據,法律界人士可能奉若神明,但從普通市民的角度,也只是見仁見智而已。

 

早前有一位男士帶著四罐奶粉過關,被捉個正著,告上法庭。他解釋另外兩罐是幫太太拿的,因為過關人多,分散了。根據出境紀錄,兩人相隔了9秒。裁判官不接納解釋,認為根據法例超帶就是超帶,判有罪。被告不服上訴,上訴庭法官認為協助太太攜帶,也是超帶,維持原判。被告上訴至終審法院, 終審法官卻認為幫太太拿的兩罐不屬於被告,結果無罪。

 

按照這案件,裁判官有裁判官的法理依據,上訴庭有上訴庭的法理依據,終審法院也有它的法理依據,不一致的話當然是以終審庭的為準。而且終審庭5位法官,很多時的法理依據也不一樣,需要投票定勝負。這也不能說勝方的法理依據一定比負方強,只是採納的法官較多而已。

 

根據中國憲法,人大常委會是解釋法律和《基本法》的最高機構,158名常委一致認為「一地兩檢」符合《基本法》,有人就批評是「人大說了算」,是「人治」。那麼終審法院的幾名法官說了算又算不算是「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