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憲法》和《基本法》(黃均瑜)

教聯會會長黃均瑜

 

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有人認為《基本法》是香港的小憲法,意即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已是至高無上的了。因此,討論《基本法》時,都是就《基本法》論《基本法》。後來,出現了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進行釋法,才突然發覺《基本法》之上還有人大常委會。很多法律界人士一時接受不了,穿上黑衣去抗議並宣稱香港的法治已死!及後,中央開始強調《憲法》與《基本法》,很多人理解原因是《基本法》來自《憲法》第31條的授權,即是《基本法》的法理基礎在於《憲法》。這樣的理解很正確,說明《基本法》並不是獨立存在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一個組成部份。

 

此外,在《基本法》的序言和160條條文中,「中央人民政府」一共出現了42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出現了7次,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出現了15次。但整部《基本法》卻沒有對這些國家機構作出說明。要了解這些國家機構的職能和其憲制地位就必須到中國憲法中尋找。因此,只看《基本法》不看《憲法》是無法深入了解《基本法》的。

 

無疑,《基本法》不能預知「一地兩檢」的出現,硬要在《基本法》內尋找法律依據是椽木求魚。 人大常委會按照國家《憲法》和《基本法》賦予的憲制權力,作出「一地兩檢」的安排是符合《憲法》和《基本法》的決定,又有什麼可以非議的呢?


(2018年1月23日  幫港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