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只問政治立場 不問教育專業?——回應饒戈老師的質疑(鄧飛)

教育工作者鄧飛 
 
近日,媒體傳出候任特區政府將會委任蔡若蓮博士為教育局副局長,彷彿動了有部分反對派人士的奶酪,發起所謂的網路聯署反對委任蔡博士的聲明。其中一位聯署的發起人饒戈老師,日前在《星島日報》教育版刊登一篇文章,闡述為甚麼要發起聯署。筆者既是教聯中人,認識蔡博士超過十年的了,更是饒老師提到的蔡博士「只負責校本課程及語文教學支援工作」的實際參與者,蔡博士對於我來說亦師亦友,我想我應該有資格回應饒老師的諸般質
疑意見了吧。
 
饒老師文章的觀點,主要集中在三項:
 
第一是指責蔡博士從來沒有參與過「對核心教育價值的守護」。核心價值說得多,今天忽然冒出一個核心教育價值出來,到底所指為何呢?根據饒老師的文章,似乎指的是「在近年多項具爭議教育政策上未發過聲」。我建議饒老師先去重溫一下蔡博士之前為教育界奔走呼籲過甚麼,僅僅為了設立幼師薪級表一項,蔡博士已經搜集了一萬多過業界簽名,向教育局提出業界的聲音。另外,蔡博士在關注南區學校等方面的工作,為許多不受關注的業界弱勢群體發聲。再者,蔡博士主持教師「夢想同行」項目,協助老師發掘自己的潛能和優勢,促進專業提升和提升士氣。僅僅列舉這麼幾條,已足以展現蔡博士對業界教育議題的熱心和超乎想像的工作力度。這裏我不逐項列出,請放下對教聯會的政治成見,可以上教聯網頁的專業發展便可一目了然。另外,蔡博士負責的教聯會表揚優秀教師工作,已經超過十年,不僅深入挖掘教育界不同範疇的優秀教學實踐,供業界分享經驗,更通過這種具專業公信力的評選和獎勵,給予前綫教育工作以充分的肯定與鼓勵,為教育界積攢和傳播正能量!不是非要鼓動社運式的激進行動,才算實踐教育專業價
教育專家何以不達標
 
第二是質疑蔡博士在教育局的職級不高,從而不達副局長的要求。這個質疑貌似合理,但卻經不起深入推敲。現在在教育局負責政策決策的官員,不外乎AO和教育主任出身的specialists兩類。前者肯定不是屬於教育業界的,後者如果要升職到政策決策階層的話,從助理教育主任(即官校常額老師)、教育主任、高級教育主任、首席教育主任,以至到真的邁入決策層的助理秘書長級,恐怕要耗盡畢生的職業生涯。這就彷彿成了一個悖論局面:能夠有足夠政策決策經驗的,恐怕就不得不離前綫經驗愈遠;能夠有足夠前綫經驗累積的,卻又花不起時間走奔向政策決策經驗累積的「升官圖」路綫。
 
一直以來,業界強烈要求應該有教育界專家來出任問責官員。我不知道饒老師是否同意這個觀點,如果同意,那麼請問到底AO和副秘書長級別的官員更專業,還是一位來自前綫教育工作者更專業?何況蔡博士擁有教育博士學位,當過老師、校長,又在教育局校本支援服務處這類與前綫學校關係緊密的部門擔任主管,教育理論、官方經驗、前綫經驗俱有,我實在不明為甚麼仍然可以質疑說她不達要求——除非饒老師反對由教育專家出任問責官員。
 
第三是例牌祭出反國教事件。這似乎是反對派自以為的手中王牌,這是賴以厚植社會恐中意識從而繼續維持政治資本的伎倆。整個反國教事件,本來就是一場莫須有的政治打壓。從國情手冊到國教課程(且莫說這兩者本來就毫無關係),不問情由而抹黑為洗腦,並借助反對派媒體的推波助瀾來進行恐怖文宣。現在幾年下來了,成甚麼結果呢?國民教育被徹底污名化,而港獨自決卻甚囂塵上。如果真的想守護教育核心價值的話,請先從去國教污名化開始,因為培養學生國民身分認同,本來就是教育的應有之義。
 
愛國不應受歧視
 
委任傳聞是否屬實,筆者並不知曉,但筆者的重點是:委任甚麼人出任特區政府問責官員,這完全是特區政府憲制和行政上的權力,應該充分尊重之。但無論最後結果如何,有一點必須強烈澄清的,就是包括教聯在內的任何一個愛國團體,絕不能因為愛國而在中國香港特區反受政治上的歧視;包括教聯在內的任何一個愛國教育團體,其對教育工作的專業態度和投入,從來不亞於任何其他一個教育團體,絕不能因為愛國而在中國香港特區教育界反受專業抹黑與污名化。簡而言之,不能因為愛國,而失去了被委任的政治資格!

 

(星島日報 2017年6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