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只許「助推」港獨  不許「助推」國情教育?(黃均瑜)

每年的三月,北京都是全世界的焦點,大家都希望能從中國最重要的兩個會議中,收集中國未來一年在各方面的政策方向和走向。香港也不例外,傳媒都希望能在兩會期間捕捉中央對港方針政策的變化。結果,在人大會議上,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在講述香港部分時,史無前例地出現了「『港獨』是沒有出路的」一句。而在政協會議上,工作報告更加上「助推港區政協委員走進校員開展國情教育活動」一句。對於前者,香港社會議論不多,爭議不大,可能是因為這是常識,更是常理吧;而對於後者則議論較多,爭議較大。其實兩者是互為因果,互相呼應的。

 

首先,今年的兩會,除了政府工作報告外,人大會議的報告和政協會議的報告亦首次提及港獨,說明了中央對此事的重視和關注。但是政府工作報告中用「沒有出路」還是較為溫和的,勸戒的味道重些。而勸戒的對象想當然是那些入世未深,甚至是少不更事的年輕人,不希望他們誤入歧途,埋首於「沒有出路」的事情上,光是政府工作報告中的一句是不夠的,於是就有了政協報告中的「助推」。

 

有些人覺得港獨只是小朋友的玩意,何必煞有介事地既上行政長官的施政報告,又上中央層面的各個報告,是小題大做!其實自從去年的立法會選舉,有支持港獨自決的人得以當選,已說明了港獨思潮,特別是在年輕人中已有一定的基礎。再加上有一段時間,還有政黨組識聲言要將港獨的思想打進校園的每一角落,又有學生成立組織聲言在校內宣揚港獨,再有自稱是在職教師的成立聯盟支持港獨。熟悉教育界的人當然知道這些都只是撒豆成兵,虛張聲勢,但是他們來勢洶洶,自不免令人擔心。

 

更令人擔心的是,居然有教育界的代表人物及組織以讓學生多角度思考為由,「助推」港獨入校園。這些訊息傳到北京,引起中央重視和關注也是理所當然了。更何況,沒有人包括教育局能夠保證所有校園都能拒港獨於門外!港獨思潮之所以有市場,在於年輕人對國家的歷史和發展缺乏了解和認同,再加上近年兩地往來所出現的文化和生活的矛盾和摩擦,放大了部分人的傲慢與偏見。

 

港區的全國政協委員都是各行各業的菁英,他們在自己工作的範疇卓有成就,又參與了國家大政方針的討論,對國情的了解較一般市民深入,他們以自己的經歷和經驗,將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思與同學分享,將是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今天質疑「助推」的人士好像忘了去年自己「助推」港獨之事,莫非只許自己放火,不許他人點燈?

 

有人重彈「港區政協入校園」是洗腦的老調,我認為更不值一哂。「入校園」又不是「長駐校園」,充其量是每年一兩節課的講座,就可以洗腦?太神奇了吧!反而整天嚷著洗腦的人,總是希望以此屏蔽學生對自己國家的認識和對國情的了解,才是洗腦呢!所以請大家記住,來說洗腦者,便是洗腦人!

 

有人擔心「助推港區政協委員入校園」會增加學校的壓力。其實那裏來的壓力最大,學校最清楚,很多時候是官府在遠,拳頭在近。「開展國情教育」按我的理解只是一種服務,學校採用與否取決於自己的專業判斷,完全有自主權,一切還看是否對學生有利。由此可見,「助推港區政協委員走進校員開展國情教育活動」既是一番好意,也是一廂情願。因為要真正取得國情教育的效果,決定於活動的內容是否充實和形式是否生動有趣。做老師的都知道,現今要吸引學生專注學習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港獨思潮的社會基礎,還在於社會上有一批人總是覺得香港的「一制」與內地的「一制」要背向而行才能彰顯「兩制」的成功,香港才不會被同化。其實大家可有想過「兩制」在一國之下同向而行,各顯特色,才是真正的「一國兩制」?

 

總理說:「港獨是沒有出路的」,那麼,香港的出路在哪裡?

 

2017年3月21日  ( 明報A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