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聯報

  善待「大舊衰」?(黃錦良)

黃錦良

 

近日,七警被重判事件引起社會巨大迴響,各方理據紛陳,不一而足。其中一個爭論焦點,就是量刑問題。屢次蓄意挑起事端,主動攻擊的一方獲輕判;在長期巨大工作壓力下,備受侮辱性攻擊的一方,因反應過度而獲重判——學校其實也是一個微觀社會,身為一校之長,也算得上是校園裏的父母官了,我就此亦不斷反思。

 

無論中小學,都會選一些品行較佳的學生作「風紀」,協助老師管理日常秩序。在這管理的過程中,風紀學生與一些較頑皮的學生,必有磨擦。例如,有些學校為照顧低年級學生,於午飯時間規定他們可以優先排隊——假設,有某頑皮高年級學生不滿校規,強行插隊,而當在場的風紀學生干預時,頑皮學生向對方破口大罵兼且吹口水,風紀學生不堪受辱而揮拳相向。此情此景,當如何處置呢?

 

風紀學生動了手,反應過度,當然不對,應予批評和懲罰。但是,那個頑皮學生就可以姑息嗎?不要忘記,他是始作俑者!不要忘記,他是干犯校規,強行插隊!不要忘記,他是蓄意挑釁和侮辱風紀學生在先的!如果我們重重懲罰風紀學生,而對頑皮學生輕輕放過,校園必然大亂,誰還會挺身而出,擔任「風紀」的崗位?

 

日前,與在某中學任職的友人飯聚,友人說了另一個「案例」。初中某班,有某個大塊頭學生,品行不佳,平時恃着身形體格,欺凌弱小,即俗語所謂的「大舊衰」。一眾受欺同學敢怒不敢言,結果某天,該「大舊衰」又在欺行霸巿之際,其他同學一擁而上,將其圍毆了一頓。事情鬧大了,校長該如何處置?如果校方就像七警案的法官那樣,重罰其他學生,善待「大舊衰」,會有甚麼後果?

 

社會上的法律與公義,應如何理解和彰顯?

 

孔子被尊為萬世師表,是我們所有老師的老師。他曾讚嘆,水有九德,其中的兩項就是——「主量必平,似法;盈不求概,似正」(《荀子‧宥坐》)——以今言之,就是「一碗水端平」。很可惜的是,這次七警案的判決,既不平,亦不正,何以服眾!

 

2017年2月23日

(橙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