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國家安全教育 須以認同國家為基礎(黃均瑜)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教聯會會長黃均瑜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上月在立法會表示,過去一年多,教育局收到200多宗有關教師專業操守的投訴,當局會考慮取消不稱職教員的教師註冊;此外,教育局會全方位推展國家安全教育,讓學生清晰了解國家和香港不可分割的關係,以及香港國安法對「一國兩制」的落實和香港繁榮穩定發展的重要性。

 

楊局長此番言論一出,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立即藉機製造恐慌,攻擊在國安法的「威脅」下教師從此動輒得咎,指若批評中央政府輕則受罰重則被「釘牌」雲雲。

 

其實,只要在香港生活,便有責任遵守香港法例,而且不分國籍。香港國安法是本港法律的一部分,身為老師,教導學生知法守法是理所當然的分內事,在正常的教學情境下,實在看不出在校內推行守法教育何來「釘牌」之威脅。

 

更重要的是,維護國家安全的前提是認同國家,這是每一個中國人的責任,也是每一個中國人的分內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月以視頻連線方式聽取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2020年的述職報告,習主席強調要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必須堅持「愛國者治港」。

 

「愛國者治港」是「一國兩制」構想提出者鄧小平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提出,這絕非新鮮事。然而,四十年來,不同的人對「愛國」卻有不同的解讀。有人以廣義來理解「愛國」,認為喜愛中國文化、藝術、錦繡河山等,都屬於愛國。而鄧小平當年已清晰說明了愛國者的標準,就是尊重自己的民族,誠心誠意擁護中國恢復行使對港主權,不損害香港繁榮和穩定。

 

今天我們回看香港回歸二十三年以來的經歷,說明了愛國者的定義,必須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擁有香港的主權。故此,習主席強調的「愛國者治港」,所指的「國」肯定不是抽象的中國,而是具體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曾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香港有部分人覺得「一國兩制」中的「一國」是抽象的,而「兩制」才是具體的,很多亂象的根源便由此而生。

 

在「一國兩制」之下,在認同國家的前提下,對國家、對特區政府提出一些批評,甚至是反對的意見,都是可以接受的,政治上可以「忠誠反對派」身份加入建制,成為治港者之一。反之,若果沒有了國家認同,就只能是「造反派」了。回到學校的場景,學校培養學生認同自己的國家,是天經地義的事,若老師在認同國家的前提下提出基於事實的意見,實在不需要擔心觸碰國安法;反之就要小心超越紅線了!

 

2021年2月20日 (大公報)